阅读历史
换源:

332 大凶之剑

作品:蓝月之主|作者:酔尽众生|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8-22 11:19:28|下载:蓝月之主TXT下载
  “剑型玉佩,可感应三生石的方位。”

  李烟染缓缓开口,眸中倒映有绚丽彩霞,似乎夹杂着莫名的特殊意味,她以手抚剑,将剑身之上的玉佩取出后,递到叶新的面前。

  这枚剑型玉佩,乃是当初她与叶新各自的半枚合二为一,是激发梦幻神剑出世的秘钥,如今重新取下,梦幻神剑的气息明显衰弱下去。

  “梦幻剑佩...”

  叶新轻声低语,抬手接过剑型玉佩后,他微微闭上双眸,将剑佩紧握在掌心,注入自身灵力,开始感应三生石的气机方位。

  半晌过后,叶新缓缓睁眼,目光抬起,眺望西北方向,此时星河万里、群星璀璨,在他的眼底深处绽放光芒。

  三生石,隐隐间的感应,遥远而不可及。

  “烟染仙子,这梦幻剑佩...”

  “剑佩本就同属于你我,叶公子暂且收下便好,待寻到三生石后,再归还不迟。”

  李烟染微微一笑,她身旁的周露痕闻言想要开口,却被李烟染的眼神给制止,叶新见状虽心中疑惑,但却也并未多问。

  想来这剑佩必是梦幻神剑的核心所在,失去剑佩后,神剑威能定会大减,但为了早日寻到三生石,自己只能先收下剑佩了。

  “烟染仙子,若是日后神剑需要剑佩,可随时来取回,叶某定不会强留。”

  “叶公子,你我之间,需要如此生分吗?”

  李烟染略带忧伤的一句反问,令叶新心中不由一凛,全场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微妙,空气突然安静,所有人一时间都没有再发出声音。

  “哈,烟染仙子,我只是怕你的神剑会受到影响。”

  叶新哂笑一声主动开口,他与李烟染之间的关系,早已在数次生死大战中得到证明,或许真正的红颜知己,莫过于此。

  只可惜,如今的自己,已是哀默大于心死,小沁的离开,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令他无力去想太多其他的事情。

  他如今唯一的信念,便只有救活小沁。

  “梦幻神剑将成大凶之剑,暂时失去剑型玉佩,或许我才能更好地将其掌控在手,而且母亲大人和我说,梦幻神剑过去的羁绊太深,彻底得到解脱的契机,或许便在这三生石上。”

  李烟染一边说着,一边将神剑收起,但没有再用黑布去包裹,叶新闻言微微点头,他能感受到梦幻神剑前后气息的变化,剑佩未被取下时,神剑凶戾异常,几乎难以控制,但取下剑佩后,已然恢复往昔平静。

  不过,有一点却是十分耐人寻味,按理来说,梦幻神剑可是天池先祖所留,是真正的仙宝帝兵,为何会变成大凶之剑,生出可怕的世间奇毒?!

  叶新还记得当初在蓝月湖畔,无智与大宝误食被梦幻神剑所杀的烤鱼,差点就被生生给毒死了。

  想到这里,叶新心头不由闪过风清婉曾和他提起过的一则传说,那就是天池的祖师冰绡仙子,在证道成仙之前,曾毒杀过人间亿万生灵!

  如果这则传说为真,那梦幻神剑,很可能便是冰绡仙子的手中杀兵,沾染过人间亿万生灵的鲜血,其背后所隐藏的大秘,或许不仅仅是大凶之剑那么简单。

  “烟染仙子,我定会尽快寻到三生石,相信梦幻神剑的隐患很快便会得到解决。”

  叶新的目光坚定,按照李烟染所言,传说中的三生石,将不仅是救活小沁的关键所在,同样也关乎着梦幻神剑的命运。

  或许,与李烟染自身,也牵扯极

  深。

  叶新抬头,深深看了一眼面前的雪中仙子,隐约之间,他觉得李烟染好似还藏有一些,并未与他说的其他隐秘。

  “叶公子,有我母亲在,不必为烟染担心。”

  李烟染见到叶新的目光,不由微微一笑,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下再次举杯一饮而尽,随后手持梦幻神剑,一跃而起飞落在石屋外的雪地之上,纵情舞起剑来。

  月光如水,剑舞飞扬。

  绝世的雪舞剑法,在烟染仙子的倾情演绎下,梦幻而不真实,有种说不清的潇洒恣意。

  叶新痴痴地望着月光下的雪中倩影,仿佛又回到初见李烟染时的情形,令他生出一种恍惚迷离的错觉。

  月光甚好,美酒佳肴,胜景在前,佳人舞剑,当真是如痴如醉,亦梦亦幻。

  “好!烟染姐姐真是太美了!”

  一曲舞罢,无智小和尚的眼睛都看直了,李烟染的双颊微红,她收剑迈步回到石屋,抬手擦了擦额头生出的香汗后,举起酒杯来竟又是一饮而尽。

  “烟染仙子,你...”

  叶新回过神来,察觉到李烟染的异常表现,刚准备开口询问,却被李烟染的声音给打断。

  “叶公子,今日以后,莫再叫烟染仙子,可好?”

  声音婉转,吐气如兰,带有一丝异样的情愫,叶新微微一怔,蓦然望进那双清澈干净的眸子里,心脏砰砰直跳,一时间愣在原地。

  “那...便叫烟染师傅?”

  叶新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他本是想开个玩笑,但李烟染却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凝声说道:“可以,师徒相称,总比仙子、公子要亲近许多。”

  “咳咳,我...”

  叶新感觉到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刚准备开口解释一番,却见李烟染忽然拉起身旁的周露痕,抬头望向远方:“师妹,我们该走了。”

  在众人愣神之际,李烟染转身飘然离开,一步迈出,便已在百米之外,渐行渐远,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哼,叶大师侄,本师叔有急事要走了,你就在这里慢慢喝你的美酒吧!”

  周露痕的大眼睛略微泛红,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在为师姐愤愤不平,她撅嘴狠狠瞪了一眼叶新后,紧追着李烟染的身影而去。

  雪月星空下,两道唯美的背影很快消便失不见,望着这一幕的叶新心中愕然,搞不清楚这到底什么情况。

  “叶大魔头,仙子都走远了,还不快去追?!”

  无智大喝一声,叶新猛地一震,他不再犹豫,极速朝李烟染与周露痕离开的方向追去,心头升起一股没由来的焦急与不安。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今日李烟染的表现真的太过于异常,这里面定然藏着什么特殊的原因。

  “烟染...”

  叶新一路风驰电掣,数分钟内便追到广陵城的北城门处,却依然没有见到李烟染的身影,他的心中不由更加焦急,忍不住大声呼唤,但城外山深雾迷,茫茫天地间,已寻不到伊人音讯。

  此时,不远处的某个角落里,两道以秘法隐匿的身影,正凝望着失魂落魄的叶新,久久沉默不言。

  “哇。”

  李烟染的身体突然颤抖,吐出一大口鲜血,染红了面前的草木,吓得一旁的周露痕瞬间花容失色,慌忙将自己的灵气渡入师姐的体内。

  “师姐没有事。”

  李烟染深呼吸

  一口气,稳定下自身紊乱的气息后,抬起手中的七彩神剑,用黑布再次缠绕包裹,背在自己的身后。

  “师姐,叶大魔头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大坏蛋,你怎么能将剑佩这么轻易便交给他?而且,没了剑佩,师姐你压制不住梦幻神剑该怎么办?”

  周露痕的口气十分不忿,也非常的焦急,李烟染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红润,她深深望了一眼广陵城的方向,眸中涌起一抹复杂的色彩。

  “命中注定的,早点解脱,不好吗?”

  .......

  “叶大魔头,连烟染仙子都没留住,贫僧鄙视你!”

  叶新独自回到印心石屋,无智等人见到他的失落之色,便猜到李烟染与周露痕已然真的离开。

  “你不能和她在一起。”

  苏小凉迈步走近,忽然说了这么一句,令叶新倏地抬起头来,他怔怔望着面前的红衣女子,轻声叹道:“小沁尚未救活,其他的一切,我没有心思去想的太多。”

  “不是小沁妹妹的原因。”

  红衣古风的女子轻轻摇头,没有理会叶新的回答,而是抬头直视叶新的双眸,目光变得悠长而坚定,缓缓开口:“这是帝命。”

  “帝命?”

  叶新闻言眉头微皱,不由联想到父亲与李子衿之间的微妙关系,心中陡然出现一种十分荒谬的可能性。

  李子衿,是李烟染的亲生母亲,那李烟染的亲生父亲,又是谁?!以子衿公主一直以来的表现,以及与自己父亲叶道明之间的种种传闻,李烟染的父亲,又能是谁?!

  如果不是这样,自己与李烟染之间又没怎么样呢,父亲为什么要特意留下帝命,不允许自己与李烟染在一起?!

  惊世骇俗的答案呼之欲出,叶新心中掀起滔天巨浪,他实在难以置信,如此奇葩的剧情竟会发生的他的身上,这也太扯了吧?!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叶新默念佛门清心咒,逐渐平复下自己激荡的内心,虽然他的推断如此,但真相却并非一定就是这样,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

  谁能保证,子衿公主这百年之间,没有爱上过其他的人?烟染仙子不过与自己一般年岁,二十多年前,父亲早已与母亲隐居广陵城,而子衿公主却是帝御的大祭酒,两人之间很可能并没有产生交集。

  一切,都还只是猜测而已。

  “这是帝命,不可违抗。”

  苏小凉盯着叶新的双眸,似乎看穿了他的内心,叶新心中不由为之一凛,继而忽然升起一股没由来的烦躁之感。

  “帝命,什么是帝命?父亲要做的,就一定是对的?!如果他真的能掌控一切,小沁又为什么会死?!”

  叶新忽然变得有些激动,一连几句反问令苏小凉沉默不语,一旁的无智迈步上前,口宣佛号:“阿弥陀佛,门主,你的心又乱了。”

  “呼。”

  叶新轻呼一口气,随后朝红衣身影微微躬身致歉,他不应该去如此质问小凉姐,她只是遵守自己父亲的命令而已。

  “大帝曾在很早以前,为你订下四门亲事,如今已到约定的时间...”

  “什么玩意?!四门亲事?!”

  听到这样荒唐的事情,叶新感觉整个人都崩溃了,不等苏小凉说完,他便直接大步离去,临走时还不忘关照青烟、纸鸢二人,将美酒都收好下次再喝。

  “休息一夜,明日去江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