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天开无上 329 神州天开见无上

作品:蓝月之主|作者:酔尽众生|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8-14 06:43:57|下载:蓝月之主TXT下载
  灯光缱绻,映照如画容颜。

  叶新愣着原地,怔怔地看着眼前熟悉的人影,不敢相信所发生的一切。

  本应在广陵城的小沁,竟忽然出现,为他挡下这必杀一击,洗玉灯中有碧光洒落,所有神通杀招顷刻间烟消云散。

  “小沁。”

  叶新一个踉跄,大脑中轰鸣作响,仿佛坠入无尽深渊,他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眼里只剩下小沁的凄美微笑。

  “叶新哥哥...”

  木子沁的娇小身体,在至强一击下已然生机绝灭,叶新将她轻轻抱入怀中,不住地摇头,身体在发抖。

  “小沁,你不能死...”

  “叶新哥哥...小沁是不怕死的...”

  木子沁依旧微笑,似乎早已看淡生死,叶新的眸中有泪水滑落,开始尝试用本源之力强行救回木子沁,但却徒劳无功。

  两大万古巨头的最强神通,就算是换作他叶新,同样必死无疑,唯有魂飞魄散。

  “用小沁的命,去换莽荒百兽的命,去换五帝后人的命,是值得的,更何况,换到的,还有叶新哥哥的未来...”

  木子沁缓缓抬起小手,为叶新擦拭眼泪,她的声音很柔很轻,但在叶新心中却如同惊雷炸响,恍惚之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关键之处。

  小沁的特殊体质,是为自然之灵,可代五帝百兽而开天。

  “小沁...”

  叶新握紧木子沁的小手,想要开口却见木子沁朝他微微摇头,声音变得更加虚弱:“叶新哥哥,听小沁说好不好...”

  “好,好,哥哥听小沁说...”

  “叶新哥哥,小沁好希望自己不是你的妹妹,那该多好...”

  “叶新哥哥,小沁好羡慕琉璃姐姐,好羡慕婉姐姐...”

  “叶新哥哥,还记得么...小沁曾经问过你,若是有人可以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你会爱上她么...”

  望着怀中伊人逐渐迷离却又充满希冀的双眸,叶新忍不住失声痛哭,他没想到,曾几何时佳人在侧,自己不经意间的一句回答,竟会令两人生死永隔。

  “叶新哥哥,你说过的,你会的,对吗?”

  见到叶新泪流满面、沉默无言,木子沁再次开口,这一次她的声音陡然清晰几分,微闭的双眸也忽地睁开,明亮而动人,如同回光返照一般。

  “我会的,我会爱上她的。”

  叶新哽咽,声音颤抖,目光坚定却充满哀伤,木子沁带着微微笑意闭上双眸,随即化作点点灵光,彻底消失于天地之间,只剩下一盏碧色古灯,飞落于他的掌心。

  “我爱你,小沁。”

  叶新心中有千言万语,但伊人不再,他又说与谁来听?这么多年,小沁一直常伴左右,从不曾分离,对自己的情感,他又何尝不知?

  只是世事弄人,待他想执子之手,已成了一种奢望。

  洗玉仙灯中有碧火跳动,叶新默默将其捧起,第二层须弥空间忽地一震,令他心中一动,分出部分神识探入其中。

  只见那血色小树与一道残魂复苏,跳出须弥空间,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所牵引,不由自主的飞入洗玉仙灯中,叶新心中哀默,低头望着跳动摇曳的灯火,久久不发一言。

  “洗玉仙子,陨落了...”

  不死道尊与狱寒魔尊立于苍穹之巅,虽神威盖压全场,但却隐隐流露出一抹惊惧之意,身体都忍不住在微微颤抖。

  在木子沁出现的一瞬间,他们就已立刻收手,但至强一击仍然落在木子沁的身上,令其神魂俱灭、身死道消。

  这个世间,或许只有他们两人,才真正明白这代表着什么,无尽的恐惧陡然浮现在心头,他们的一颗坚定道心,在这一刻几近直接崩溃。

  “大日道友,你赢了,但你也输了。”

  不死道尊漠然看向那一团太阳神火,在木子沁香消玉殒之后,无情的规则之力陡然狂暴异常,将太阳神火彻底湮灭,最终一丝一毫都不见踪迹。

  此时,惊天大混战早已停下,所有人都怔怔地望着叶新与两位万古巨头,一切都发生在电石火花之间,他们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叶新的妹妹,木仙子,就这么死了?!

  “沁姐!啊...”

  雷武大吼出声,双手抓着头发,状若癫狂,目眦尽裂,周身有无数雷电涌现,他不能忘记,大梦百年,小沁姐救过他太多次,太多次。

  优优亦怆然落泪,百年的情谊,一行五人可谓生死与共,她一直将木子沁当作最疼爱的妹妹看待,如今都来不及说再见,却已天人永隔。

  “汪汪!本哈咬死你!”

  大宝的妖异双眸绽放神芒,竟挣脱开狗绳的束缚,凶威毕露,一口死死咬住不死道尊的手臂,有鲜血滴落。

  不死道尊本就道心失守,猝不及防被撕开一大块血肉,他含怒一掌震飞大宝,并一脚踹开用金钵拍在他脑门上的无智,然后抬头惊恐地望向风云骤变的天空。

  “神州天开...”

  日月争辉的神奇异象不再,青天白日消失,只剩下一轮圆月当空,星辰漫天,璀璨夺目,月光如水,倾泻九天。

  群星闪耀,众星捧月。

  天地之间,有一股苍茫的大道气息应运而出,所有人都感受到这个世界在发生改变,冥冥中有无数天道规则降临人间。

  “轰隆隆...”

  大地震动,玉皇顶从中间四分

  五裂,神芒万丈间,有仿佛混沌初开的氤氲气息弥散,光华流转,从泰山地底升起一座五色祭坛,约有一方大小。

  点点灵光洒落,汇入五色祭坛中,叶新缓缓抬头,他能感受得到,这点点灵光便是小沁所化。

  “嗯?”

  优优正悲伤落泪,五色祭坛忽地出现在她的身前,她看到在祭坛的中央,贴着一张五彩玉符,压着一道银色小棺。

  不由自主的,优优探出手掌,将五彩玉符揭开,顿时风云突变,天地万物开始破碎重组,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再真实。

  有光怪陆离的景象出现,在漫长而又短暂的瞬间,整个世界沧海桑田,孤月高悬,明亮如白昼,朗朗乾坤,拨云见新天。

  所有人望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新天地,心中一阵惶然,他们发现,自己的法力好似忽然大减,竟难以运转神通道术。

  “天道规则变了,这样的天道环境,才是真正的地球,对万物生灵的压制恢复到上古时代,蜕凡九境,或许不过是最普通的生灵。”

  苏小凉一语惊醒梦中人,如今这样的规则压制,才是真正的地球天道,蜕凡九重天,不过只是修行的开端。

  此时,不死道尊与狱寒魔尊两大万古巨头都无法长时间立于虚空,他们战战巍巍的站在高处,忽然面对天空,恭敬的拜倒在地。

  有纷纷扬扬的雪花飘落,夹杂着漫天的血雨,山河垂泪,天地同悲,这番天地异象,令所有人心中升起难以言喻的悲伤。

  忽然,一双冰冷的眸子在空中出现,仿佛来源于不可知的星空深处,漠然俯瞰地球这方天地,有惊天杀意隐没其中。

  “不死拜见尊上。”

  “狱寒拜见尊上。”

  不死道尊与狱寒魔尊的态度令众人大惊失色,两位万古巨头都要顶礼膜拜的存在,难道这便是那位传说中群仙合力都无法杀死的无上道尊?!

  “她死了...”

  冰冷的双眸中升起无限哀伤,漫天血雨,纷飞大雪,都不足以表达他心中的无限悲恸。

  “她都死了,你们还活着做什么?!”

  一声无情道喝,仿佛来自于九天之上,不死道尊与狱寒魔尊的气息瞬间萎靡下去,他们诚惶诚恐,慌忙大叫道:“请尊上恕罪!我等愿倾毕生之力,只为救回仙子!”

  那双眸子冰冷依旧,其周围的星空忽地黯淡下去,随即有浩荡星海的虚影出现,璀璨夺目,拥有盛世辉煌,但却在下一秒沉沦湮灭,成片的星域崩塌,仿佛有无数生灵在恸哭。

  “太可怕了...极尽灿烂的星河万域,亿万不朽生灵,被活活血祭陪葬了...”

  无智发出近乎崩溃的声音,所有人心中震撼,天空中星河湮灭的虚影,难道竟是在真实发生的景象?!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位疑似无上道尊的至高存在,真的是强大到无法理解的地步,一念之间,诸天沉沦,这是何等的恐怖绝伦?!

  无上道尊,竟是如此残暴,难道,他真的是一尊灭世魔神?!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无情的声音再次响起,一道无形的规则降临,不死道尊与狱寒魔尊的境界跌落,他们瞬间面如死灰,但眼中也闪过一丝侥幸之意。

  最起码,自己没有死。

  “呵,你就是叶新?”

  眸光再次闪动,看向仿佛垮掉一般的叶新,发出最无情的嘲讽:“真是废物,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就凭你,还妄想改变那令人绝望的未来?!”

  叶新缓缓抬头,直视天空中的冰冷双眸,有惊天的杀意在逐渐升腾而起,泰山之巅的所有人只觉得心中一阵发寒。

  “真是废物!”

  无情的嘲讽,也仿佛是在自嘲,但却令叶新的气息在改变,新的天道规则下,七彩之血与漆黑魔血中隐藏的那股暴虐力量,彻底激发起叶新的杀意。

  “我要你们...都为小沁陪葬!”

  上古杀剑横空,叶新的背后展开一幅杀剑灭世图,威压整个泰山之巅,狂暴的杀伐剑意肆掠全场。

  谁都没有想到,叶新竟然在新的天道规则下,直接踏入洞天之境,并且堕入无情的杀道。

  “逃!”

  不死道尊与狱寒魔尊转身就逃,虽然如今的洞天之境不比开天之前,但叶新此时堕入杀道,自己不走,他绝不会善罢罢休。

  “杀!”

  叶新一剑轰出,将两大万古巨头直接重创,有鲜血狂飙,但大日巨兽还是带着不死道尊与狱寒魔尊成功飞天逃走。

  “杀!”

  叶新猛地回头,开始屠杀周围的帝御众将,甚至有天门之众挡在他的面前,都被无情镇杀。

  “快跑啊!叶大魔头彻底疯掉了!”

  无智被一剑刺穿半边肩膀,鲜血淋漓,他飞奔狂逃,根本不敢有任何的侥幸。

  “啊...为什么?!为什么?!”

  叶新盯上了深渊之子,盯上了风奈何,盯上了无智与苏小凉,甚至盯上了风清婉,一直以来的种种迹象表明,这些人早就猜到,甚至都明确知道,小沁将会有此一劫!

  他已成魔,堕入杀道,他要所有人,为小沁陪葬!

  八卦道图金光闪耀,风清婉沉默不语,众人只能勉强自保,眼看就要落败惨死,叶新的上古杀剑与紫金钩吻,如今无人能挡!

  “吾儿叶新,速速醒来。”

  有一道染血的白衣男子出现,他自苍穹之巅飞

  临而落,抬手镇压叶新,身上有三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似乎是被神火所烧穿。

  仙尘大帝,很显然刚刚经历过一场不为人知的大战。

  “吼!为什么?!”

  叶新双眼通红,沐浴血雨腥风,脚踏飞雪连天,挥剑杀向自己的父亲,他的执念更深,自己的父亲可是一直掌控着所有,为什么不阻止这一切?!

  “天下苍生,口诵吾儿之名。”

  叶仙尘低声轻语,四周的时空有无数虚无缥缈的念力飞来,在神州的各个方位,此时正有无数人默念叶新之名。

  是那群第八境以下的强者,他们被授以秘法口诀,可汇聚人间无穷念力,加持叶新之身。

  这无穷念力,其实还有其他妙用,便是祛除心魔,平息暴虐杀意。

  “吾儿叶新,你的万佛神血何在?!”

  一声道喝,直击神魂深处,叶新的杀剑停在半空,手中天妖神戒中,缓缓飞出一滴金色液体。

  万佛神血,佛门至尊!

  叶新直接张口,将万佛神血吞入腹中,狂暴的力量发作,他的表情扭曲,下意识的运转九转入圣诀,但却无法将这一滴神血成功吞噬。

  他的九转入圣诀有缺,这是最为致命的,一不小心便将万劫不复。

  “咦?预言之人,真的出现了?”

  一声疑问响起,五色祭坛的银色小棺倏地打开,四周的空间在坍塌,似乎承受不了其中逸散出的法则力量。

  一道神魂虚影映照天地之间,伟岸如山,令人心生臣服之意。

  “后辈仙尘,拜见无上道尊。”

  仙尘大帝的话语,令在场所有人心中大震,这道伟岸如山的神魂虚影,竟是传说中的无上道尊!

  那,天空中的那双冰冷眸子,又是谁?!

  无上道尊虽是虚无状态,但却仿佛与天地相合,一举一动都带有大道之痕,他瞥了一眼叶仙尘后微微点头,随即看向叶新,一指点出有灵光闪现,没入叶新的身体,令其慢慢平静下来,并盘膝坐地,开始炼化那一滴神血。

  叶新得到的,可是真正的九转入圣诀。

  “恨月道友,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无上道尊的虚影抬头,好似面对诸天万界,他露出微微笑意,看向那双冰冷的眸子,目光中带有一丝特殊的意味。

  “确实很久了,可惜她死了...”

  冰冷双眸同样望着无上道尊,他们这种级别的存在,外人根本无法理解,仙陨时代的诸多隐秘,关乎未来的各种布局,只有他们自己能懂。

  “无上道尊,她是为你而死,你所在乎的这方天地,应该有人要为她陪葬!”

  无情的声音响彻天地之间,漫天血雨,陡然间变得肃杀冷冽,无上道尊轻轻挥手,空中浮现出一副生灵涂炭的末日景象。

  山河破碎,城池覆灭,血雨腥风中伴随着亿万生灵的恸哭,无数修行者惨死,神州大地化作人间炼狱。

  这是何等令人惊恐的画面,没有人怀疑,这必定是最为真实的景象,因为他们仿佛已经看到,山河为之落泪,天地与之同悲。

  “吾名无上,道压诸天!”

  无上道尊凝目轻喝一声,举手抬足之间,苍茫的大道气息应运而生,世间万物复苏,生灵涂炭的场景消失于无形。

  “她确实因我而死,但这不是本尊所愿,道友也曾推算过今日,应该明白这一切的变数,都源于眼前这位年轻人。”

  无上道尊的话语令那双眸子沉默,两人的目光同时看向叶新,有神芒闪动,似乎想要将叶新完全看穿。

  “神魂俱灭,难以起死回生,但若有变数存在,一切皆有可能。”

  无上道尊见冰冷双眸沉默下去,再次点出一指,有一点灵光没入叶新体内。

  正在吞噬神血的叶新身体猛地一颤,他所得到的这一点灵光,竟然是传说中起死回生的无上妙法!

  “我等你。”

  冰冷双眸开始变得模糊,最终只留下这三个字,似乎是在对无上道尊所说,也好像是在对叶新所说。

  “这片天地,还承受不住本尊的法则威压,本尊也该走了,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

  无上道尊望着冰冷双眸消失于天际,随后虚影也逐渐变淡,光华汇入银色小棺内,腾空而起。

  “道尊,我愿随你一同前往!”

  叶仙尘忽然发出声音,银色小棺悬于虚空深处,有神秘的法则之力逸散而出,缠绕在他身上的伤口处。

  “你去过那个地方?”

  无上道尊似乎有些惊讶,叶仙尘郑重点头,随后踏空而行,追随银色小棺而去。

  在他们的身影即将消失之际,叶仙尘稍作停留,回头深深看了一眼叶新的方向,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的色彩,随后转身飞天而去。

  “吾儿叶新,为了你,为父行走世间无尽岁月,如今神州天开,为父将要去追寻自己的本心,前路漫漫,为父会在那个地方等你。”

  叶新的心头响起父亲留下的最后话语,他缓缓站起身来,抬头望天,久久没有离去。

  神州天开,得见无上。

  可惜伊人不再,哀默大于心死。

  最终,叶新将洗玉灯收起,缓缓转身,迈步走下泰山之巅。

  没有人拦他,也没有人与他说话,叶新就这么一步步的走过,从泰山到广陵,走过岁月山河,一路大雪漫天,诸多前尘往事,付诸天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