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785 一剑封喉

作品:湾区之王|作者:磨砚少年|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19-09-28 20:10:54|下载:湾区之王TXT下载
  开球。接球。后撤。转身。交递。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陆恪与马库斯的配合堪称完美,甚至是赏心悦目,抢在防守组的判断完成之前,陆恪就已经伸出右手,将橄榄球塞进了马库斯的怀抱里,完成了进攻目标的重要装换。

  刹那间,丹佛野马防守组方寸大乱——

  此前,陆恪连续通过快速组织进攻、改变传球节奏的方式,打乱防守组的判断,没有给防守前线留下太多发挥空间,这也使得防守组只能根据场上形势及时作出调整,但判断终究不够全面,漏洞就这样出现了。

  五人冲传,五名球员全部都朝着四分卫冲刺上步,但进攻锋线却瞬间形成了一一对位,他们没有上步也没有后撤,而是以自己的身体作为路障,卡住了前进道路,并且在原地形成纠缠,就如同一道堤坝般。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进攻锋线纠缠住防守锋线和线卫,然后马库斯从两翼寻求推进空间,只要外线卫上步不够及时,那么五码十码的地面推进就是手到擒来——因为线卫和角卫的站位都非常靠后,卡位已经来不及。

  电光火石之间,防守球员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办法思考,只能根据自己的经验作出判断,然后给予反应——

  整个短传区域兵荒马乱,两名线卫厄文和帕里斯双双上步,跟随着马库斯的移动脚步,朝着防守组的右翼、旧金山的左翼移动过去,试图抢在马库斯形成突破之前,亡羊补牢,及时掐断马库斯的地面推进。

  紧接着,意外横生!

  中线卫帕里斯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防守锋线的怪异:为什么马利克和西尔维斯特都正在朝着自己的左翼移动?难道马库斯不是在右翼吗?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往反方向移动?难道是他们出现了判断失误?

  等等!

  陆恪正在持球?

  陆恪正在持球!

  见鬼!

  ……

  就在伸手朝着马库斯递交橄榄球的刹那,陆恪稍稍降低了重心,而马库斯则站直了身体,如此一起一落之间的交换,陆恪就悄悄地将橄榄球重新收拢了回来,两个人擦肩而过,然后就朝着相反方向快速移动。

  以假乱真!

  经过三个赛季的默契培养,陆恪与马库斯之间的战术配合也堪称完美——如此完美的假跑真传战术是需要付出时间代价的,因为两个人的动作都必须完全逼真,而不是草草了事,这也意味着他们必须完成全套动作,稍稍一点点不注意,可能就被防守组识破战术,那么,多余的动作和耽误的时间反而可能引发一场灾难。

  但这一次没有。

  得益于陆恪的连续战术改变,现在丹佛防守组明显已经失去了预判能力,并且,此时此刻选择地面跑球来打破五人冲传又堪称神来之笔,这足以让丹佛防守组阵脚大乱,必须立刻做出反应来弥补短传区域的防守,自然而然地,防守前线的上步注意力也就无法完全集中,这为陆恪创造了一点先天优势。

  至于剩下的危机可能,那就是赌博的必然风险了——陆恪愿意放手一搏!

  右手重新控制住橄榄球,背对马库斯,转身朝着自己的右侧横向移动,视线余光就可以看到失去重心的马利克——

  显然,马利克正准备改变方向,盯防马库斯,却紧接着发现橄榄球依旧在陆恪手中,强迫自己二次改变重心,却在布恩的连续冲撞之下,重心不稳;此时看到了出现在自己垂直距离的陆恪,马利克更是焦急迫切,即使是重心不稳,也强行突破,以一种不管不顾的方式上步,试图再次向陆恪施压。

  但这一次,马利克没有机会了。

  连续重心不稳的情况下,布恩以一个上步的肩膀撞击,然后就狠狠地将马利克直接掀翻;正在全心全意朝着陆恪冲刺的马利克,根本没有时间顾忌布恩,只感觉半个身子都酥麻掉,毫无抵抗力地直接后仰倒地。

  他甚至看不到陆恪的身影,整个世界的所有色彩都混沌成为一团。

  陆恪依旧保持着冷静沉稳的姿态,“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已经绞尽脑汁地完成布局,至于执行阶段的潜在意外,他都能够坦然面对;持续以交叉换步平稳自己的身体重心,横向扯动之中抬起了下颌,横扫全场,寻找着合适的传球目标,目光捕捉到了马利克摇摇欲坠的身影,同时还捕捉到了后知后觉的防守锋线球员,正在朝着自己冲撞过来,但他们都已经无法制造任何威胁了——

  因为,陆恪已经寻找到了传球目标。

  停步!调整!上步!扭腰!发力!

  整个传球动作没有遭遇到任何干扰,流畅而快速地把所有力量凝聚在一起,右手如同满月一般拉满了弓弦,左脚狠狠地朝着地面一顿一停,然后整个身体的力量全部都灌注在手臂上,顺着小臂的鞭打快甩附着在了橄榄球之上——

  弯弓!射雕!

  那如同圆月弯刀一般的彩虹传球就这样呼啸地冲刺了出去,剧烈的空气摩擦迸发出了难以想象的火花,棕红色的橄榄球就这样搭乘着猎猎风声狂奔而去,那惊心动魄的弧线发出了一声闷响,整个夜空都被点燃。

  ……

  洛根-纽曼站在了进攻阵型的左翼内侧,假装自己是第六名进攻锋线,却在陆恪宣布开球的瞬间选择了上步!

  先是冲撞到了防守端锋肖恩-菲利普斯,但菲利普斯根本没有在意洛根,洛根顺着撞击的反作用力蹿了出去。

  然后就与外线卫内特-厄文正面冲撞在了一起,厄文试图纠缠住洛根,但随即厄文就注意到了特殊情况,两个人仅仅只是正面触碰了一下,双双分开,洛根就重新赢得了前冲的空间。

  短短五码之内,连续遭遇两次碰撞摩擦,洛根的速度根本无法爆发出来,于是就被角卫钱普-贝利正面擒抱了一个正着——

  但问题就在于,钱普也没有预料到如此情况,他原本正在对位盯防安匡-博尔丁,博尔丁从洛根身前斜插了过去,这让落后半步的钱普得以撞到了洛根身上,可是,全速狂奔的钱普却因为发力过猛,脚步一个打滑,然后洛根突然发力前冲,钱普就直接摔倒,被彻底甩开。

  洛根第三次形成摆脱!

  此时,洛根的脚步已经冲出了十码开外,他的视线朝着左右横向打量了一番——因为他的脚步跌跌撞撞,前冲速度显然不够,这也使得两名安全卫伊恩纳乔和亚当斯都被另外一侧的吉恩吸引了目光。

  这也意味着……无人区!

  现在,视野之内已经看不到任何防守球员,洛根快速朝着口袋方向投去了视线,寻找着陆恪的身影。

  找到了!

  间隔着约莫十五码到二十码的距离,洛根以视线做出了一个信号暗示,然后就全部朝着正前方狂奔!

  “嗖!”

  陆恪的传球弧线就这样拉高了起来,如同长剑出鞘一般,今晚首次在大都会球场亮相,划破天际、宛若白昼。

  狂奔!

  全力狂奔!

  洛根把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忘乎所以地狂奔着,呼啸而过的风声让他的脚步开始腾云驾雾起来,就如同在狂风巨浪之中翻转翱翔一般,那种自由而畅快的幸福感爆发出了无穷无尽的肾上腺素。

  加速!

  加速!

  再加速!

  在这一刻,他就是这片球场的主宰!

  ……

  “假跑真传!”

  “陆恪选择了假跑真传!他正在横向移动!马利克-杰克逊正在试图摆脱艾利克斯-布恩!但这一次他没有成功!布恩正面撞击掀翻了杰克逊,这为陆恪创造了传球空间,防守锋线都没有能够预料到这一幕!”

  “陆恪!”

  “陆恪传球!彩虹传球!上帝!陆恪传送出了一道饱满的传球弧线!三十码!四十码!中线!上帝!这是一次超级长传!让我们再次想起了陆恪职业生涯的第一次传球!六十六码长传达阵!陆恪的传球目标是……”

  “洛根-纽曼!”

  “纽曼形成了摆脱!怎么回事?贝利摔倒在地,他没有能够卡住纽曼的位置,纽曼正在提速!纽曼正在狂奔!纽曼!现在整个后场都已经没有防守球员了!安全卫呢?迈克-亚当斯呢?亚当斯到底在哪里?”

  “纽曼!纽曼正在狂奔!上帝!四十五码!四十码!亚当斯终于出现了,他正在试图从球场另一侧形成回防!但距离着实太远了!纽曼!纽曼不可阻挡!三十五码!三十码!纽曼完全进入了一片无人区!”

  “不可思议!纽曼!二十五码线!纽曼在二十五码线上接住了橄榄球!这是一记五十八码的超级长传!不可思议!丹佛野马完全没有预料到!现在迈克-亚当斯依旧正在试图回防,但纽曼没有留下任何机会!”

  “二十码!十五码!纽曼!十码!五码!洛根-纽曼!上帝!洛根-纽曼完成了达阵!旧金山49人完成了达阵!七十三码的长途奔袭推进!一击致命!一剑封喉!一气呵成!就这样毫无阻拦地直接杀入端区!”

  “上帝!哦!上帝!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旧金山49人进攻组的突然爆发瞬间就击溃了丹佛野马的防守组!毫无悬念地完成了这一记达阵!陆恪的长传武器再次出现!依旧犀利!依旧强势!依旧疯狂!”

  “耶稣基督!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达阵!十四号到八十八号,再次达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