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362章 早就知道

作品:我的绝色美女房客|作者:炒酸奶|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6 00:15:34|下载:我的绝色美女房客TXT下载
  “先不急,等局势稳定下来,我们见机行事。”

  陈阳思索了下,看着陶小桐道:“如果你想念父亲,你……可以自行决定。”

  陶小桐在云上之城的时候,见陶永恒的时间也屈指可数。

  要说她和父亲的感应有多深厚,并不至于。

  但那那毕竟,是她的父亲,有一份亲情的羁绊。

  当然,她现在,并不思念父亲。

  和大师兄、师傅比起来,父亲似乎不那么重要。

  而且,她更愿意相信,自己可爱的大师兄。

  “我听你的。”陶小桐认真地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你暂时待在小世界中修炼,我会打听天南域的情况,如果时机合适,我们就回云上之城。”

  陈阳揉了揉陶小桐的脑袋,陶小桐刚开始想闪躲,但还是任由陈阳把手放下来。

  ……

  连绵的翠绿青峰之中,有一座火红色的山峰。

  这座山没有生长植物,山体是红色的,像是燃烧着火焰,被当地人称之为火凛山。

  火凛山不是火山,但的确温度很高。

  炽烈的高温,令火凛山上空扭曲。

  这座山,环境恶劣,没有人居住。

  周围不多的居民,都对其敬而远之。

  山脚下不远处的村庄,陈阳对以为背柴的樵夫问道:“大哥,前面就是火凛山了吗?”

  询问了海州的修者,陈阳找了很久,才找到火凛山。

  这个地方,虽然在本地显得特殊,但在修炼界,却没有半点名气。

  樵夫看着陈阳,道:“你要去火凛山?”

  陈阳点了点头。

  樵夫忙劝道:“小兄弟,我劝你不要去,那地方温度极高,只要踏入山峰,头发、衣服都会自行燃烧,几乎是九死一生。只有修者,才能走进去。”

  “我就是修者。”

  陈阳笑了笑,对樵夫道了声谢,朝着火凛山走去。

  樵夫看着陈阳的背影,脸上满是敬畏之色。

  在十三州,修炼界和世俗分离,对寻常人来说,修者那就是仙人般的存在,难得一见。

  樵夫没想到,自己居然碰到了一名修者。

  回到村子里,他把自己的遭遇说与旁人,引得众人一阵羡慕。

  甚至有人,立刻前往火凛山,打算再外围看看,自己能不能碰到传说中的修者。

  而因此,在村庄里,引发了热议。

  “那位仙人,是要去火焰山找宝贝吗?”

  “那不是火焰山,是火凛山,楚云道人取的名字。”

  “火焰山的名字传了几万年,我们这不是叫习惯了吗,又没什么不同。”

  “现在不是讨论山名的时候,我只想知道,那人去火焰山,是要找紫云道人吗?”

  ……

  火凛山果然温度很高,但对陈阳来说,随意就能克服。

  不过这座山从内部释放出的温度,却让陈阳感到有些疑惑。???????????????????????????????????????????????????????????????

  既然不是火山,为何会有高温?

  这火凛山中,难道有火属性的至宝?

  “可能性不大,火凛山如此显眼,如果真的有宝物,早就被人拿走了。”

  陈阳摇了摇头,朝着山上走去。

  王善昌说,王斯夫就在火凛山上。

  陈阳本以为,王斯夫是在山顶,却不料在山腰处,发现了一个有活动痕迹的山洞。

  这地方不像有许多人居住,既然有山洞,十有八九就是王斯夫的住处了。

  山洞位于山坳处,有一个拐角,从山下、山上看,都无法发现山洞入口,只有靠近才能看见。

  不得不说,这山洞十分隐蔽。

  陈阳走到山洞口,对着里面喊道:“有人吗?”

  有人吗……

  人吗……

  吗……

  回音从山洞中传荡出来,却无人回应。

  陈阳等了一会,又道:“有人吗?”

  有人吗……

  人吗……

  吗……

  依旧是回音。

  陈阳又喊道:“里面是王斯夫吗,我是王善昌的信使,来给你送信。”

  回音在山洞中回荡了好一会,依旧没有人回应陈阳。

  陈阳放出神识,本想感应下山洞中的情况,却发现有阵法阻隔,神识居然进不了山洞中。

  当然,他如果加强神魄的力量,可以突破阵法,但他并没有这样做。

  思索了下,他走进了山洞中。

  说来奇怪,山洞阻隔神识,但却不阻隔人,让陈阳直接走了进去。

  山洞口漆黑,但走过一段距离后,里面就有零星的夜明珠,不算光明透亮,但也看得清楚里面的东西。

  山洞很大,但只有角落处,放着一些石材的桌椅板凳。

  当然,这些石材都是就地取材的红色岩石,和山峰融为一体。

  陈阳没有乱碰别人东西的习惯,就是远远地看了看,发现这里的主人真是家徒四壁。

  “终于来了。”

  突然,一道声音,从山洞角落处传出。

  陈阳循声看去,只见岩壁光影波动,一名老者从里面走出来,其模样和王善昌有六分相似。

  而王斯夫的境界,却比王善昌低了许多,只是一名三星境界的修者。

  “你就是王斯夫老先生吗?”

  陈阳上前见礼道。

  “是我。”老者点了点头,指向一张凳子,道:“请坐。”

  陈阳上前坐下,把王善昌的信取出来,放在了桌上,道:“这是王善昌,让我送的信件。”

  “多谢。”

  王斯夫道了声谢,弹指一团火焰,竟是把信直接烧成了灰烬。

  陈阳面露意外之色,道:“老先生,为何不看一下信?”

  王斯夫平静道:“孽子不听劝告,如今惨死,给我的信中除了后悔,还有什么内容呢?”

  陈阳讶然道:“老先生如何知道王善昌已经去世?”

  “许多年前,我就已经知道了。”

  王斯夫站起身来,对陈阳道:“想必送信的酬劳,你已经拿到,我也就不再支付。信件我收下,你可以走了。”

  后一句话,陈阳没在意。

  而前一句话,让陈阳十分震惊。

  他并未起身,问道:“老先生,你如何知道,王善昌会死?”

  王斯夫道:“别人告诉我的。”

  陈阳道:“谁?”

  王斯夫笑道:“你问那么多做什么,就算我告诉你是谁,你认识吗?”

  “万一认识呢?”陈阳道。

  “好吧,我告诉你,那个人的称号,叫做浩澜真人。”王斯夫摇了摇头,道:“看吧,你果然不认识,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