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百六十三章 自信

作品:第一娇|作者:苹果小姐|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14 06:42:35|下载:第一娇TXT下载
  信函是皇上上朝之际,五皇子亲自放进来的。

  看着眼前的信函,皇上气的简直快要原地暴毙了。

  他到底生了个什么儿子!

  幸亏那封信函昨夜是被福公公捡回来了,不然,若当真被别人捡走,那还了得!

  结果,这臭小子倒好!

  丢了信函,自知有罪,要去山里闭山思过?!

  你有本事去山里闭山思过,昨天夜里怎么就昏头昏脑的脑子里装的只有女人!

  这么重要的江山大业,都不记得了!

  皇上气的拍了拍桌子。

  福公公立在一侧,劝慰道:“陛下,五殿下也是知道自己做错了,才去思过的,您就看在这信函未丢,殿下也真心知错的份上,莫要生气了!”

  皇上啪的一拍桌子。

  “你看看这个臭小子,长这么大了,这字写得,还不如宋兮一个姑娘写得好,还要娶人家,拿什么脸娶,就知道丢人现眼!”

  福公公……

  啊?

  苏清一进门,正好听到这一句。

  眼角一抽,啊?

  什么时候,皇子娶妻,字体也是一个加分技能了?

  皇上正在气头上,可苏清一条腿已经迈进来了,再原路返回,似乎不大可能,只能硬着头皮假装什么也没有听到,走进去。

  上前行礼。

  不及苏清抱拳,皇上就道:“你的字好看,还是恒儿的字好看?”

  福公公……

  陛下,您够了!

  说重点!

  苏清……

  啊?

  我和容恒谁的字好看,您不知道吗?

  我经常递折子文书的啊!

  “父皇,儿臣和九殿下的字,各有千秋,风格不同,做不得比较。”

  皇上从书案上抽出一张纸。

  纸上,是前些日子容恒写的治水方略。

  将纸摆在一侧,皇上朝苏清道:“来,写两个字。”

  亲自拿了一方白纸摆在那里,将毛笔递给苏清。

  苏清……

  睁大眼睛看着皇上,目光赫赫:去龙案上写?

  皇上点头,“来。”

  苏清……

  您大早起的叫儿臣来,该不会就是为了比较谁写的字好看,然后决定五皇子配不配娶宋兮吧?

  一想到宋兮也是心悦五皇子,苏清深吸一口气,上前。

  宋兮是她的好战友好闺蜜,为了闺蜜这辈子的幸福,她就算用光吃奶的劲儿,也得把字写好。

  精神高度集中,犹如当年参加高考。

  苏清握着笔,“父皇,写什么?”

  皇上朝容恒所写的内容瞥了一眼,“就写,治水宜疏。”

  苏清提一口气,刷刷落笔。

  四个字,霸气威武,张扬凌厉,带着沙场将士特有的风沙气息。

  最后一笔落下,苏清看着自己的字,微微松一口气。

  应该是此生到目前为止,写的最好的一次了。

  宋兮,五皇子,我能帮你们的,就到这里了!

  剩下的,靠你们自己了。

  皇上看着苏清的字,脸都黑了。

  相较苏清的霸气张扬,容恒的字,看上去,就只显得……端正。

  这真是……

  这是上天注定,他的儿子们都不如儿媳吗?

  恒儿功夫不及苏清,带兵不及苏清,身体不及苏清,写字不及苏清……

  老五口舌不如宋兮,敏捷不如宋兮,记忆不如宋兮,写字不如宋兮……

  余下一个老四,将来要有个什么厉害姑娘来配他?

  这一瞬,皇上深深的觉得,自己的儿子,耽误了人家姑娘的大好前途。

  福公公同情的看着皇上。

  一个年迈的父亲,为自己几个不争气的儿子操碎了心。

  而他就不一样了,他的小孙女,福星,是那么优秀!

  还是女儿好啊!

  叹息间,皇上眼角余光就看到福公公心满意足的表情。

  皇上……

  得意什么,福星是你孙女,你自己认了,人家福星认你了吗?

  福公公……

  一把年纪了,还是个皇上,您要不要这么好强到牙尖嘴利的地步!

  皇上……

  放肆!

  福公公……

  陛下,您跑题跑远了。

  皇上……

  苏清立在那,默默看着皇上和福公公眉来眼去,一时间,目光复杂。

  她该做点什么?

  跑题的皇上,深吸一口气,将面前看着就糟心的字推到一边,然后从桌案抽屉里,取出一封信函,递给苏清。

  “你自己看看。”

  苏清忙双手接过。

  取出信函,抖开信纸,落目一瞬,胆战心惊。

  最后一行看完,苏清扑通跪下。

  “陛下明鉴,平阳侯府上下,赤胆忠心,绝无二意,莫说儿臣的祖母是南梁废太子的公主,就算儿臣的祖母是南梁皇帝,儿臣也只效忠于大夏朝!”

  皇上……

  福公公……

  你祖母要是南梁的皇帝?

  这个,难度系数有点高啊!

  眼角一抽,凝着苏清坚毅的面色,皇上道:“你早就知道了?”

  苏清心头,顿时咯噔一声。

  当时湘北赈灾,她就知道她祖母是江心月,并且猜测江心月身份不低。

  那日在大佛寺后山,容恒的师傅振阳子更是验证了她的猜测。

  可这事,不能让皇上知道啊。

  否则,皇上知道她知道了却不回禀,那不就是欺君之罪了?

  苏清一脸坚毅的笃定道:“儿臣先前不知情,只是看了信函才知道的!父皇,不管是儿臣,还是儿臣的父亲平阳侯,都是忠心陛下的。”

  皇上挑眉,“哦?先前不知情,现在看到信函,朕这么觉得你一点惊讶的反应都没有?”

  苏清就立刻道:“儿臣心理素质好!当初圣旨下发,儿臣一下子知道自己是个姑娘,儿臣也没有震惊。”

  皇上……

  福公公……

  你赢了!

  原本,皇上也没有怀疑苏清和苏掣的忠心。

  毕竟,这件事,事实摆在那。

  现任南梁皇室与南梁前废太子,是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就算知道自己的身世,凭着苏掣和苏清的性子,也只能是血洗仇人,为亲人报仇。

  前废太子究竟是如何从高高在上的太子变成猪狗不如的废太子,那段南梁黑历史,足够让苏掣想要将南梁皇室夷为平地了。

  更何况,他信苏掣为人。

  看着苏清,皇上默了一瞬,道:“朕之所以给你看这个,就是要提醒你,即将到来的尖子兵大赛,南梁一方,可能会对你下手。”

  说着,皇上一指苏清手中的信函。

  “这个东西,是杜之若给老五的,杜之若能拿到这种信函,可见南梁朝廷发生了动荡,而你父亲的身份,也可能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