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19 真的没有了

作品:戮的战争|作者:深思文学|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08-14 06:42:37|下载:戮的战争TXT下载
  “那么你以为罗宁殿下会善罢甘休?他为了史塔克王国付出那么多,只是因为摔断了腿,一切就都变了。”列夫伯爵反问。

  唐吉坷德摊摊手道:“这是国王的命令,咱们也改变不得。”

  “不,罗宁殿下决定改变老国王的这条政令!”

  “这不可能!”

  “你需要站队了骑士。”

  “你们究竟要怎样?”唐吉坷德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列夫伯爵淡笑道:“罗宁殿下下定决心的事情,谁也无法阻挡,而第一步,就是消除恩斯王子这块儿绊脚石。”

  “你们要加害小恩斯?你们这些混蛋,若是此事让老国王知道,你们全都会完蛋的。”唐吉坷德跳脚痛骂。

  “所以,你得选择,另外告诉你,坦斯利戈骑士也是罗宁殿下的人。”

  “混蛋,都是混蛋!”

  “骑士,你的抉择是什么?”列夫伯爵追问。

  唐吉坷德冲着列夫伯爵臭骂道:“你个该死的老家伙,我早就想这么骂你了,没有几年好活的老玩意儿,怎的还这般阴狠毒辣,我抉择你爷爷,现在,我就去揭发你们,将你们所有的肮脏诡计,全部在老国王面前揭露。”

  列夫伯爵闪烁着阴毒的目光,手中突然抽出的铁剑向唐吉坷德腹部刺去……

  “我可爱的小王子,现在你可懂了?由于你的仁慈,看着你长大的坦斯利戈骑士放弃了你,由于你的不幸,罗宁殿下虽然丢了双腿,你却要丢掉性命。”列夫伯爵越发冷笑。

  “坦斯利戈,杀了恩斯,拿出你的投名状!”列夫伯爵似乎怕夜长梦多,不再耽搁,冲坦斯利戈催促。

  坦斯利戈还在犹豫。

  “上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无毒不丈夫,只要你杀了恩斯王子,你就是罗宁殿下以后的左膀右臂,建功立业的机会无数,你会得到你想得到的一切。”列夫伯爵诱惑声阵阵。

  恩斯的泪珠不断滚落,摇着头,红了的双眼见着自己信赖已久的坦斯利戈叔叔一步一步靠近,缓缓举起手中的圣剑。

  唐吉坷德挣扎着要站起阻拦,却由于太过虚弱而跌倒。

  “蠢货,懦夫,给了你机会你不去珍惜,你此刻的下场,就是咎由自取。”列夫伯爵尽情地嘲讽着唐吉坷德,这个蠢货居然让他的计划提前暴露,这么一来,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就有些难度了,“坦斯利戈骑士,先杀了这个不识时务的懦夫!”

  “不,他绝不是懦夫,他是个真正的,伟大的骑士。”坦斯利戈望着有些愕然的唐吉坷德道:“你赢了,你比我勇敢,也比我有坚持和正义。”

  “所以为了尊重你,我会全力以赴,以我最大的实力,伟大的骑士,出手吧!”这一刻的坦斯利戈虽然拿着圣剑,形体高大,无形之中与唐吉坷德相比,竟是那般的卑微和渺小。

  哐当!

  只是铁剑的一次触碰,本就比唐吉坷德力量强悍且又体力完好的坦斯利戈,直接就将受伤的唐吉坷德击溃。

  唐吉坷德的铁剑被击落在地上,本人跪扶着大地大口地喘着粗气,他压根儿就不是坦斯利戈的对手。

  “唐吉坷德叔叔!”恩斯焦急万分。

  唐吉坷德再次挣扎着爬了起来,口中溢着鲜红的血,在地上颤颤抖抖地摸索着重新抓起自己的圣剑。

  铿——

  唐吉坷德的身躯直接被震飞,落了地,浑身剧痛,再提不起半分力气。

  “别犹豫了,杀了他,想要建功立业,必然少不得杀戮与血腥。”列夫伯爵在诱惑,他看得出来,坦斯利戈分明还是有所留手,否则只消片刻,就可以要了唐吉坷德的性命。

  坦斯利戈在挣扎中举起了圣剑,汇聚起全身的力量,冲着已经跌落在地的唐吉坷德狠狠地砍了下去。

  近在一旁的恩斯突然闪出,猛地挡在唐吉坷德面前,在他的手中有一只青色小剑形状的符,被他两根指头夹住剑柄的位置,有些胆怯中闭着眼睛向前一送。

  冰冷锋利的铁剑携带着磅礴之势,在坦斯利戈骑士的挥动下重重地劈下,一只似纸片一样的小剑符被小恩斯怯弱地推出。

  两者在绝不形成比例的滑稽中即将碰撞。

  恩斯手中那平凡的纸符,忽然爆发出耀眼的光,一道似是剑形的光束,在极速中破空而行,向坦斯利戈射去。

  本来看到小恩斯在剑下的坦斯利戈有些犹豫,此刻看到这剑光,瞬时便想到了戮的身影。

  一股恐怖至极的死亡危机笼罩全身,惊骇欲绝之下的坦斯利戈想都没想,直接将铁剑横斜,挡住这道光束。

  却未能如意,坚不可摧的圣剑此刻竟像是纸糊的一般,直接被光束透过,伴随着“咔嚓”一声,圣剑拦腰折断,光束趋势不减,直接射入坦斯利戈体内。

  好在有铁剑的阻拦,光束有了些许偏差,原本是冲向坦斯利戈的胸口而去,最终只是打在坦斯利戈的肩头处臂膀。

  啊——

  撕心裂肺的嘶吼,其中痛楚闻者惊骇,见者惶恐。

  伴随着这道惨叫,坦斯利戈被光束入体的胳臂,前一刻还以为有惊无险,下一刻就猛地炸开,整个臂膀血肉模糊。

  剑光炸裂!

  坦斯利戈的右臂直接被废,剧痛使他在地上打滚儿,哀嚎不止。

  本快绝望的唐吉坷德一脸懵,恩斯惊愕地长大了嘴巴,只是看到坦斯利戈在哀嚎,目光之中又有不忍。

  至于列夫伯爵,差点吓得魂飞魄散,他哪里料到,恩斯王子手中居然还有这样的诡异手段。

  好在不是胸口而是手臂,好在不是他列夫伯爵而是坦斯利戈骑士,列夫·斯贝尔一脸后怕,心悸不已。

  “恩斯,这是什么东西?”

  “剑符,戮给的,说遇到危险就把它打出去。”

  “你还有多少?”唐吉坷德下意识开口。

  恩斯直言道:“没有了啊!戮就给了这一道剑符。”

  背着列夫伯爵的唐吉坷德脸色一苦,恨不得连给自己几个耳巴子,怎么会问出这样愚蠢的话语。

  他连忙提高了声调说:“什么?恩斯,你是说,你厉害的剑符已经没有了?你就只有这一道?”

  “是的,真的没有了!”恩斯眨巴着眼睛回答。

  唐吉坷德轻松地笑了起来:“完了,恩斯,咱们真的没有剑符了,忘了告诉你,列夫伯爵大人可是个厉害的骑士,我们打不过他。”

  (未完可待续,精彩后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