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二回 大战鼠妖

作品:师父总是太无情|作者:葭公子|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9-11 20:02:15|下载:师父总是太无情TXT下载
  “原来那小贱人弄丢的竟是个如此难得的好物儿!”申老黑的脸上加粗加大的写着“幸灾乐祸”四字。

  可惜,那小道却是呆头呆脑的没咂摸出这层意味,便腆着脸笑道:“常听闻师尊您法力高强,不然您就帮弟子施个锁魂咒,将那畜生困住,弟子也好找不是?”

  听得这话,老黑立刻扬起一脸灿烂的笑,朝那小道勾了勾手指,小道想是有戏,便立刻俯首帖耳的凑过去,却听得老黑说道:“只要你把那洛瑶小贱人抽一嘴巴子,再自动从幽荧院里滚出来,我便到灵宝那里再给你寻一只鸡去!怎么样啊?”

  “这……师尊您……这不是在难为……难为弟子吗?”小道的脸顿时扭成了藤蔓状。

  “一个大老爷们儿,这点血性都没有,滚,赶快给我滚!”看老黑抬爪便要打,那小道急忙一个闪躲,转头便溜了。

  “哎?话说,我家小白白它到底去哪儿了?”听得老黑唉声叹气,我亦很想朝他支唔一声,可此时,我的身上竟如同压了一块千斤大石,丝毫不能动弹,就连抬唇的气力亦是没有的。

  “真是邪性了,我使了半日的锁魂咒,竟丝毫得不到小白的半点儿讯息,难道……难道小白他已经离开了清微山?定然是了,都怪洛瑶那小贱人,要不是她,小白也不会被吓跑!她娘老子的!”老黑自言自语半日,直说得怒火万丈不能自抑,方身体一旋不见了踪影。

  我哀哀的望了一眼老黑离去时留下的那缕黑雾,终于叹出口气来。

  不知不觉,眼前已是繁星漫天,一只只一个个皆璀璨晶莹,仿佛触手可摘,许是入夜后更深露重,我渐觉得,身上的燥热亦减退了些许。

  想着,费了半日功夫,我方才睁开了眼,手脚也没初时那么僵了,这身上所中的莫名之毒兴许明日便可自行解了,便又昏昏然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却是被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所惊醒的。

  “唔……真是可惜……这灵鸡果真抢手,幸而还剩下些鸡骨,虽则,饿了这许多时日,不能果腹,可于增长灵力,亦是不错的……唔……”

  这声音着实诡异,明明是一个人的话,却分明由几个迥然不同的声音组合而成,一个是女声,妖冶尖细,另一个则是男声,粗重模糊,而那长长的尾音则苍老异常,仿若一个垂危之人的残喘。

  这些声音如此诡异,我不得不警醒起来,便拿眼珠子打量一圈,却是什么都没看到。

  咯嘣……咯嘣……

  这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人在咬东西。

  “唔……这灵鸡果然不同寻常啊……哇,我的尾巴又长了许多,我美妙的尾巴啊……哈哈……”

  “啪啪!”

  忽然,一条如巨蟒一般的巨物摔打在草丛旁的那株矮树上,似是轻轻一甩,那矮树却登时拦腰折断,砸到了我的身上。

  “哎呦……”我痛呼出声,可这声音甫一出口,我便立刻惊得瞪大了双眼。

  “唔……原来……那灵鸡肉在这儿呢……”听起来,那不明怪物的声音益发起伏不定,最后竟变成多人的混声。

  可我依然找不到那怪物,直到两个铜盆一般大小的眼睛忽闪着出现在我的眼前……

  那眼睛涌着鲜血一般的光亮,似是哪里见过……鼠妖!我忽地想起来了,它是那只从魁林里跑出来对我狂追不已的千年鼠妖!

  “啊!救命啊!救命……”胸中的惊恐再也抑制不住的蔓延出来,这话分明不是妖语,我竟然会说话了,但我此时却无法为我能够出声说话而感到丝毫喜悦。

  “唔……那灵鸡肉千年难遇,入了你这凡人之躯,岂不是暴殄天物了!唔……好香啊……”

  鼠妖伸出了爪子将瑟瑟发抖的我拎起来,凑到鼻端闻了闻。

  而我亦从它那血红发亮的眼瞳里看到了一个小小人影,那是一个约摸十二三岁身形瘦弱的小道士。

  原来,我竟已幻回了人形,我掐指一算,今日正是白染所说的十日之期。

  “呵呵,很害怕吗?唔,惊恐无状的小东西,我最喜欢了,嚼在嘴里都活蹦乱跳的,吃着有味儿,哈哈哈……”

  话音未落,我的面前便出现了一排尖细闪亮的大牙,“啊……”我一边使力扑腾,一边狂呼救命,只听得“咯嘣”一声巨响,紧接着耳侧便传来了一阵有如瓷器碎裂般的诡异之声来。

  “唔,好痛……”

  就在我尚未觉出周遭到底发生何事之际,忽觉眼前天旋地转,身体竟陡然飞出,猛地撞在了一个硬物之上,我顾不得呼痛,赶紧抬眼去瞧,却见鼠妖双爪合拢,捧着自己那张丑陋大脸,又是跺脚又是呲牙的哭叫。

  “嘶……好痛……好痛……该死的妖怪,竟把我的牙齿给磕掉了!”鼠妖一边使力捂嘴,一边跳脚道。

  妖怪??????莫非鼠妖这货说的妖怪竟是鄙人?

  我正狐疑忖度着,却见鼠妖忽地将脑袋猛然一甩,随着满口粘血的碎牙喷射而出,那双血窟般的双眼也倏的睁开,只见他恶狠狠的瞅我半晌之后,便跨开大步向我走来,“看来,你今日不会死得那么痛快了!”

  话音未落,我那轻飘飘的小身体便被鼠妖再次举起,只觉他一手抓我脖颈,一手抓我双足,猛地向两边撕扯而去……

  “啊……”

  如此撕裂般的剧痛,纵是当年被魁林里的妖怪袭击时,我也从体味过,我心道,这鼠妖法力高强,纵是白染亦被它伤过,现而今,我这本就瘦弱不堪的小身板儿被他如此一拉,我这小命儿,多半是要呜呼于此了。

  我正哀哀叹着,鼠妖却是半晌没了动静,于是,我便喘了喘,哎?还有气儿,看来我还没死,然后,我便缓缓睁开了一只眼,继而,又睁开了另一只眼。

  可我甫一睁眼,便见地面之上一个诡异的月光投影恰恰撞入眼帘,那影子分明是个庞然大怪手举一个细细长长的物什,至于,那物什到底是什么,我却是半晌没瞅明白。

  正在我瞅不出个所以然之际,只听“啪嗒”一声,我的一双脚便落在地上,可我刚刚颤颤悠悠的站稳,便惊觉不对,怎得,我的身量竟和那鼠妖一般高了?我瞅瞅鼠妖那两只与我眼睛齐平的大耳朵,再低头瞅瞅自己的双脚,顿时惊呼出声:“啊,我的脚?!”怎得恁的远,似在一丈开外。

  我的腿,竟细地有如麻杆儿一般?!

  还有我的手……

  诚然,我是很想尖叫惊呼一声的,却不想,竟被鼠妖那货抢了先,“啊!!!!!!!!”

  这尖叫,这嗓门儿,忒有气势,竟生生把我口中的那声“啊”给唬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