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事后

作品:锦绣田园农家小地主|作者:甜味沙琪玛|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3-26 13:25:15|下载:锦绣田园农家小地主TXT下载
  “回来了!”周氏随便应付一句。

  一旁的宋青苑也跟着点了点头,就继续跟在周氏的后面。

  一边走一边道,“奶说的是,这次多亏了陈管家,咱们肯定要好好谢谢他。”

  “只是这怎么谢……”宋青苑拉长了音。

  眼看就到了上房,宋青苑快走了两步,来到周氏身前,把门一推,掀起帘子。

  待周氏,孙氏,宋惠英依次进入后,她才放下帘子自己跟进去。

  “怎么,有些为难?”

  周氏用大奎媳妇端来的水洗了洗手,又擦了擦脸,把鞋一脱上了炕,这才是她的地盘。

  “姑娘,我再去换点儿水。”

  宋青苑这边刚把手伸过来,大奎媳妇立刻询问。

  “不用!”宋青苑摇头,“洗洗就行。”

  说着,宋惠英,孙氏,宋惠英依次洗了洗手。

  “奶!”宋青苑把手擦干,便坐在炕边上,继续刚才的话题。

  “我是这么想的……这事要放到别的人家,发生了救主家这件事,肯定是要解除奴籍的。”

  “说的不错。”

  孙氏在一旁点头认同的道,“给人做奴才的,最大的愿望不就是换个自由身,再攒点银子,说上门好亲事。”

  “将来有了子嗣,送去读书,说不上还能争一份前程。”

  “就是这个理。”宋青苑把话头又接了回来。

  “可问题是陈管家的情况不一样,他本不是咱们宋家的奴才,却自愿进咱们宋家。”

  “现在给他除奴籍……他恐怕是不愿的。”

  除奴籍对其他宋家下人来说是奖励,对陈云清来说可就未必。

  “那就给银子!”

  周氏想了想,重重的道,“多给!”

  “反正咱们宋家不能亏待了他!”

  周氏平时或许有些刻薄,可还算恩怨分明。

  尤其是陈云清救了她最最疼爱的宝贝闺女,其心里的感激不是假的,当然就会想回报一番。

  “给银子啊……”宋惠英呢喃了一句。

  斟酌着道,“这个……不合适吧!”

  “他跟我相公关系好,称兄道弟。”

  “这次救了我,我若是给他银子,那岂不是看不起人,玷污了人家的这份心。”

  宋惠英爬上炕头,拽过干净整洁的丝绸被,捂在自己肚子上。

  “要真这么做了,我这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总觉得在感情上说不过去。”

  “那……”听宋青苑这么一说,周氏也为难了。

  除奴籍人家不需要,给银子又不好看,让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周氏安静下来一转头,看着宋惠英揉肚子的动作,关心道,“咋地,肚子还难受呢?”

  “要不要让郎中在来看看?”

  周氏说着便唤道,“大奎媳妇……”

  “不用!”宋惠英连忙出声,打断了周氏的话,“真的不用,娘!”

  “就是吃坏了东西,之前的时候相公都给我抓药喝了,过一阵就能好。”

  “要不这样吧……我喝点儿热水。”

  “行,姑奶奶等着,我这就去烧。”

  听见宋惠英的话,大辉媳妇立刻应下,转身便出了上房。

  待她走后,屋内的周氏,宋惠英二人又陷入了纠结。

  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着,到底该怎么奖励陈云清才好呢?

  宋青苑坐在一侧洗耳恭听,垂下眸子,目光灰暗不明。

  就是这样!

  陈云清不图银子,能是自由身,却偏要卖身为奴。

  种种行为不合常理,身上疑点重重,由不得她不怀疑。

  不过这次,陈云清可以说是舍命救了宋惠英,这一点还真出乎她的意料。

  那么……陈云清究竟图什么呢?

  对宋家,对杨猛,真的是诚心实意的吗?

  如果不是,他又为何……

  宋青苑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

  红日西沉,夕阳的余晖照在大地上,给整个村庄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宋家内。

  宋老爷子归来,得知了陈云清受伤的始末,马上带着人去了隔壁——也就是宋家的老宅,现在的下人房。

  说了一些关心的话,留了一堆补品,叮嘱他好好养伤,便折了回来。

  这个时候,宋家派去五八村的下人也已返回,并且抬回了一箱箱东西。

  有的已经烧坏,有的完好无损,定睛一看,都是宋惠英的陪嫁之物。

  “姑奶奶!”

  刘老根站在宋惠英面前回道,“我们去的时候,五八村的里正亲自带着人守在那里,不让任何人靠近。”

  “嗯!”宋惠英点了点头。

  刘老根的话她明白,意思是告诉她,她的东西五八村的人没碰。

  不过对于这一点,宋惠英也不奇怪。

  以宋家今时今日的地位,要是有人敢哄抢,那才奇怪呢!

  可即便知道这事,宋惠英还是承了那位里正的情。

  “你接着说。”宋惠英弯下身子,把箱子打开翻看着。

  其中有一个首饰盒,盒子被烧黑了,可里面的首饰完好无损。

  还有一个铁盒子,上面上了锁,是她专门用来装银票的。

  之前被她藏在了墙边的一处洞里,洞上面还盖了层板子,然后铺上泥土,看着就和平地没什么两样。

  刘老根去的时候,她特意把地点偷偷告诉了刘老根,没想到还真找回来了。

  宋惠英从怀里掏出一把钥匙,一边打开装银票的铁盒子,一边听刘老根交代。

  “姑奶奶,你跟着陈管家去医馆的时候,五八村的里正便带着人救了火,家里烧的不算严重……”

  “就是被褥,衣裳,还有一些容易烧着的东西保不住了。”

  “哦,还有那花瓶也都碎了。”

  “两个都碎了?”

  宋惠英闻言,收银票的动作一顿,往大箱子里扫了扫,还真没看到陪嫁的那两个青花瓷瓶。

  “都碎了。”刘老根答着。

  “可惜了!”宋惠英说了一句。

  “这俩青花瓷瓶还是二郎跑商的时候,从北边带回来的,值好几十两银子呢!”

  “不过……碎了就碎了吧!”宋惠英耸了耸肩。

  “反正都这样了,再心疼也没有用。”

  宋惠英抬头望了望天,天色已暗,太阳马上就要落下去。

  便对着刘老根吩咐道,“天快黑了,你们几个先把东西抬去仓房吧。”

  “别放在院里……碍事!”

  “是,姑奶奶!”下人们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