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四十一章 郓城县

作品:逍遥小都督|作者:关关公子|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1-24 00:14:07|下载:逍遥小都督TXT下载
  郓城县在徐州北边,几个山寨在周边盘踞,县城里则是一个镖局为首,车马行、赌档妓坊的东家各自占据着街巷,明面上的秩序还是存在,为了不引来官府兵马清剿,大多都会给小官吏一个面子,但也仅此而已,郓城县令基本上就是个吉祥物,逢年过节还得挨家挨户上面送礼。

  郓城县集市里面赌档妓坊成片,南来北往的江湖人极多。狭窄的小街上,因为下雪的缘故有些泥泞,穿着小袄的妇人依旧坦露着些许胸脯,靠在昏黄的油灯下招揽来往的客人。

  曹华进入郓城县后,带着寒儿和祝曲妃在集市找了个客栈落脚。夜色降临,曹华站在客栈窗口的,打量着远处一栋院子。

  根据打探来的消息,郓城车马行的老大赵坪,也是此地的地头蛇,武艺不错名望颇大,但近些年很安分守己,和铁枭扯不上关系。至于其来底细,正如祝曲妃所说的一般,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只有手底下一帮兄弟,当年被黑羽卫灭门的事情,郓城县大多数都知道,赵坪也没有入京报仇送死的意思。

  因为是唐家提供的消息,哪怕是铁枭故意引曹华来找赵坪,也得去看个究竟。眼见夜色以深,曹华为了不惊动周边的势力,只是轻装简行前往赵坪的宅子,让荆锋在附近的客栈护着荆娘子,李百仁等在暗地里戒严。

  祝曲妃倒是随遇而安,在客栈洗澡换了身干净衣裳,还问老板娘借了胭脂水粉稍作打扮。本来准备去赌坊逛逛,曹华怕她逃跑,又不放心让寒儿看着,便也一起带上了。

  --------

  已经是晚上,不大的车马行已经熄了灯,大院之中停放着马车,有些上面还捆绑着货物。

  院子里燃着一个大火盆,滚红的木炭青烟寥寥,两个车马行伙计拿着草料在棚子前面喂马,身着羊皮袄子的赵坪端着茶壶,坐在火盆前烤火,椅子旁边靠着一口大刀。

  在山东一带的江湖人,刀不离身是习惯,两个伙计也腰间插着短刀,说着些窑子里的荤段子。

  曹华提着剑进入大院,脚步轻快径直走向火盆,略微打量了一眼。赵坪约莫四十来岁,相貌周正带着几分文气,不过浑身肌肉结实,目光凌厉显然是个好手。

  赵坪自然也察觉了有不速之客,放下手中茶壶,握住了旁边的大刀。

  毕竟是车马行,进出的客人很多,晚上来买马租车的人不少,赵坪并未露出什么敌意,但戒备少不了。

  待曹华走近,昏黄火光照清了三人的面容。

  赵坪微微眯眼,先在曹华身上停留片刻,发现浑身都是破绽,看起来像个出远门的穷书生。又看向祝曲妃,花枝招展容貌艳丽,不过身轻如燕显然武艺不凡,赵坪脸色不禁严肃了几分。

  最后看向跟在后面的寒儿,赵坪却是眉头一皱,出现了刹那的恍惚,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赵坪脸上的表情,自然全部落在曹华的眼睛里。曹华行走间回头看了寒儿,有些莫名其妙。

  难不成和寒儿认识?

  寒儿眼神微冷,倒是没有发现赵坪表情的细微变化。瞧见公子回头望着她,寒儿脚步一顿:“怎么啦公子?”

  “没什么。”

  曹华略显疑惑,本想将赵坪打个半死再问话,就目前情况来看,好像得缓缓再动手。

  “朋友要用车?”

  赵坪从椅子上起身,倒持着大刀打了给招呼。

  马棚旁边的两个伙计则迅速的往后面跑去,识图给周边的兄弟报信,以免发生不测。

  只是很快,后面便发出两声闷响,是身体倒地的声音。

  赵坪脸色骤变,知道来者不善出了岔子,反应极快一脚踢向脚下的火盆。

  嘭——

  火星四溅,赤红的木炭满天飞洒,袭向走到十步外的三人。

  曹华用剑柄轻描淡写的扫开几块木炭,脚步不停。

  寒儿和祝曲妃则是同一时刻飞退出去极远,以免被误伤。

  祝曲妃本来也有趁着二人打斗逃跑的心思,可听见到两个伙计倒地后,便知道周围全都是人,当下也只能消了心思,站在旁边打量。

  “你就是赵坪?”

  曹华扫开了火盆,看着双手持刀如临大敌的赵坪,确认了一句。

  赵坪长年刀口舔血,早已经不是江湖雏儿,见对方这阵仗就知道有备而来,能坐下来谈最好。

  “正是赵某,朋友贸然登门,有何贵干?”

  “有点事情问你。”

  曹华走到椅子旁边,扫开散落其上的几根木炭,直接就坐下了,把剑杵在地上当扶手。

  这个动作,让赵坪和祝曲妃都是一愣。

  两人相距不过五步,赵坪摆好架子可攻可守,要出刀也就一瞬间的事情。

  曹华就剑都不拔靠在椅子上略显慵懒,真动手恐怕都没机会起身。

  这样太大意了些!

  祝曲妃双臂环胸斜斜站着,摆了个比较妖媚的姿势,微微偏头略显疑惑。转眼瞧去,却见寒儿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祝曲妃更是莫名其妙。

  赵坪知晓周围有人埋伏,虽然抬手一刀有九成把握取了轻敌书生的人头,但事后还是有死无生,只得强行压下出手的冲动,脸色微沉:

  “有什么事但说无妨,赵某若是知晓,定然如实相告。”

  说话之间,赵劈眼睛不自觉看了后方的寒儿一眼,又迅速转回来。

  曹华见状微微蹙眉,暗道:某非这厮死到临头,还对女人感兴趣?可感兴趣也看祝曲妃啊,寒儿又没打扮,看起来和小土妞似的。他想了想,还是先回到正题:

  “你和铁枭什么关系?”

  赵坪听见这句明显很官腔的话,脸色变了稍许,刀尖指向曹华:

  “你是朝廷的人?”

  “我问,你答。”

  曹华手指轻扣剑柄,眼神阴冷。

  双目对视。

  夜风轻拂,大院之中寂静的有些压抑。

  赵坪曾经被朝廷灭门,又从街巷之间靠一把刀硬生生拼到现在的位置,如今被人当做囚犯般审问,心里如何能忍。

  赵坪眼神微凝,满是老茧的双手握住刀柄,脚尖微微擦过地面,继而手中大刀已经劈向了椅子上的曹华,怒声道:

  “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