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十四章 喜结连理

作品:汉末小士族|作者:牛角的二师兄|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14 05:23:32|下载:汉末小士族TXT下载
  经历了这两三个月的忙碌,终于等到了开花结果的这一天。

  对于张俨来说,今天是一个等待了许久的日子,等到花儿都要谢了才终于要得偿所愿。

  因为吉时是在未时(下午两至三点)。

  所以提早两个时辰张俨便骑着乌云马,率领着一支两百多人的迎亲队伍出发了。

  毕竟都在善无城内,提早两个时辰足够了。

  汉朝接亲和后世所有不同的是,后世更多的是用的是轿子,但是在汉朝以人代畜是极为让人不满的。

  只有一些老人走不动路了,才会乘坐更为舒适的骄子,如果年轻人乘坐的话,就要遭到辱骂了。

  所以这时代北方接亲一般多用的是马车,而南方刚多用牛车,毫无疑问张俨用的是马车车队。

  迎亲车队的前后还有敲啰打鼓的乐师们。

  另外在前进的路上,每隔一段地方,就设置上了一堆火堆,守在火堆旁的仆役,看到远远地迎亲车队走来,便往火堆里扔入空竹,不一会就能爆开,这便是这个时代的爆竹了。

  一路之上,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好一番热闹景象。

  因为都知道郡守的女儿今天要出嫁,而男方则是郡尉家的儿子,两家在善无城内也是威名赫赫的,所以出来围观的民众非常的多。

  随着迎亲车队的不断进发,车队两旁的仆从也在往四周的民众们抛洒喜钱和喜糖,引来了众人弯腰拾捡。

  因为抛洒的都是铜钱,准备的又是充足,所以基本上喜钱人人都能都能捡到,虽然或许只有那么三两文,但是也让周围的民众们感觉到沾了喜气。

  随着一路的热闹,张俨率领着迎亲车队终于赶到了郡首府。

  郡守府内的郭蓁显得有些紧张,毕竟今天可能是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一天了。

  黄氏察觉到了自己女儿紧张的心情,拍了拍女儿的手,安抚她道:“没事,女人总是要经历这一天的。”

  许久,郭蓁才在母亲的安抚下勉强定下了心神来。

  黄氏又给他讲了一些出嫁之后的规矩,比如说要安心侍奉夫君,尊敬公婆等等。

  郭蓁都一一应下了。

  张俨的迎亲队伍到了郡守府以后,张俨带小队进入了郡守府。

  郡守府的管家们纷纷端着喜钱,给迎亲车队的仆役和士兵们分发。

  拿到喜钱的仆从和士兵们笑逐颜开,因为郡守可极其大方,这喜钱可都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

  等到见郡守府之后,张俨便带人先去拜访堂中等候的岳父大人。

  郭蕴对他再三嘱咐,言道:“今日蓁儿便托付于你了,我的女儿,贤婿可一定要对她好。”

  郭蕴自然是连忙应下。

  然后郭蕴让开了路子,张俨便到了郭蓁的小楼接到了新娘。

  迎亲车队接到新娘之后,便又原路返回,一路上又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景象。

  正正好是吉时,车队回了新宅以后。

  张俨带着新娘由手捧红烛的侍女在前方引路下,成双成对地进入了拜堂的会场。

  然后作为新郎新娘张俨郭蓁两人一起入场且站定,面向宾客行拱手礼;

  在两位新人面向宾客行完‘礼之后,夫妻之间就要进行对拜了,男子的左手压在右手,而女子的则是右手压左手,且手藏在袖子里鞠躬九十度,表示今后相敬如宾,相亲相爱。

  又在张俨郭蓁双方行礼完毕之后,接下来便是两人拜见公婆和岳父岳母。

  两边都各有训话,无非都是一些训诫和祝福的话,这里就不一一叙说了。

  然后接下来,婢女们用银盘将水端上来,张俨显然是早受过培训的,清楚知道这是要干嘛。

  张俨先自己将自己的手和脸擦拭干净;

  然后张俨浸湿毛巾再为新娘郭蓁擦手及净面。

  这一步是有一个说法的,这就叫做沃盥之礼,代表着两位新人怀着纯洁明净的心,投入新生活的开始。

  等到这一步走完,接下来就是行同牢之礼。

  两人同食一牲之肉,这样象征的是从此福寿同享,以后能够以后能够同甘共苦。

  接下来便到了行合卺礼的时候,由张俨为斟酒。

  张俨郭蓁各饮一半后交换饮尽,夫妻共饮后愿二人从此能相互扶持及照顾,夫妇一体永不分离。

  到最后便是行结发之礼了,所谓的结发夫妻就来自于此。

  新郎新娘各剪下一截秀发,然后绑在一起,表示自自己两人生死相随,永不离弃。

  在这所有的礼都行完了以后,张俨郭蓁两人便正式结为夫妻了。

  婢女们先行一步把郭蓁送回到后宅去。

  接下来张俨还有很多事情要办,比如说接待宾客,给宾客敬酒。

  就算是平常人家的儿子,都少不得与宾客拉拉关系,像张俨这样家族的子弟,成亲更是一个大型的勾连现场。

  郭蕴和张鹏轮番为张俨介绍在场的来宾。

  这一路行下来,张俨也被灌了一肚子酒,这酒的度数虽然没有后世高,但是撑不住他量大啊。

  张俨有些慌张,这样喝下去自己晚上还要洞房呢,别闹出了笑话。

  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自己这千金可不能花在周公那里。

  郭蕴,张鹏二人自然也是晓得自己儿子(女婿)的状况,差不多了之后,便主动提出他不胜酒力,让一旁的郭鸿和张辽俩人代为顶酒,这倒也勉强说得过去。

  张俨最后就这样一路忙到了晚上,待众宾客散去之后,才被仆役门送回到了自己的新房。

  看这新郎喝的醉醺醺的样子,可不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张俨本来还说自己回去的,这让人怎么敢放心,只能派仆役将他送回去了事。

  如若不然到明天天亮时,发现张俨就睡在府中的某个不知名角落里,那他们这些役从可就一个都跑不了。

  毕竟要是真出了这样的事情,主人家的责罚可不是轻易好相与的。

  待到把张俨送回了新房以后,仆役才刚走,原本显得醉醺醺的张俨就直起了身子。

  直起身子的张俨轻蔑一笑,心里想道:“就这几个小猫小狗还想阻止我洞房。”

  这狗东西这一副醉态竟然是装出来的!

  不过这也怪不得张俨,要是他不装醉,那他就会被人家灌得是真醉,他又不是傻子。

  今天整整忙碌了一整天,张俨还没有好好看看的新娘子。

  虽然看到过无数次了,但是就在今天晚上,这个房间里,张俨看到穿着礼服的郭蓁,又一次深深的醉了。

  今天晚上,这一位美人就彻底的属于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