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番外二

作品: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作者:浮光锦|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5-10 13:24:15|下载: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TXT下载
  宋家到邵家大宅差不多两小时车程。

  宋清宁小朋友还有点晕车。

  兴高采烈上了车,小身子靠着许依依,抱着邵长安的袖子玩闹了一会之后,等车子驶入市区,整个人都不好了。

  最先发现的是邵正泽。

  他也有女儿,可是邵长乐从小乖巧懂事,虽说是丫头,却不粘人,两岁已经能稳稳当当地自己拿着筷子吃饭,穿些式样简单的衣服,到了三岁,系鞋带这些事情都完全难不倒她。

  甚至能将鞋带系出好几种花样来。

  也非常有主见,要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怎么搭配,每每都像个小大人一样地直接吩咐,时常闹得他和许依依哭笑不得。

  空有一腔疼女儿的心肠,偏生女儿自立自强的他完全插不上手。

  宋望家这个闺女就不一样了,没有长乐那么纤瘦苗条,看上去有肉,脸蛋和手脚都胖乎乎白嫩嫩,非常生动,属于那种任何人看见就想捏两把的相貌。

  唔,也有例外。

  他这宝贝儿子从来都挺冷淡,一听见小清宁这样的字眼,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都会发生奇异的变化,避之不及。

  许依依发现后一直觉得好玩,甚至好几次提到要和宋家定下娃娃亲。

  哼哼……

  邵正泽有点抑郁。

  虽说他也觉得这主意实在妙极,可惜宋望一直不开口。

  小丫头被他当成眼珠子疼着,若是自己先开了口,在这件事上可不就处于弱势?

  好像上赶着向他们闺女求亲似的……

  怎么可能?

  邵正泽觉得这件让他非常不爽的事情还是暂时压着好些。

  反正这丫头这么黏着他儿子。

  反正他和许依依也已经私下商量过,认定了这儿媳妇,眼下就先让宋望帮他们多养二十年而已。

  来日方长。

  正因此,他对小清宁的喜爱和自己女儿也差不多,尤其这丫头眼下两岁,正是最好玩的时候,有时候一个表情都能逗得人开怀大笑。

  第一次将小丫头往邵家带,他自然时刻注意着后座的动向。

  小丫头从上了车手舞足蹈地说话,到时不时蹦出一两句,等到二十多分钟以后,神色木木地看着自己儿子流口水。

  胖乎乎白嫩嫩的脸蛋泛着一种不自然的绯红,像熟透的苹果。

  程思琪生了三胞胎之后有点晕车晕机,这症状被小清宁承袭了些,平时宋家人出门总是人多,小丫头晕得不是特别明显。

  可眼下上了车也就许依依一个人逗她,小丫头看着邵长安,敏感地觉察到他似乎又不理会自己了,心里就觉得委屈了。

  别看她小,机灵着呢。

  旁人的情绪很快能感觉到。

  她中午被宋佑安拧了好几次脸蛋,扁着嘴无意识流了点口水,侧着身子,眼巴巴地一直看着邵长安。

  她眼睛很大,黑白分明,清澈到不染尘埃。

  宋望夫妻俩的粉丝爱得不得了,甚至有网友曾经戏谑称:“女神的基因好强大,自从生下小宝贝,母女俩的眼睛可以绕地球一圈了。”

  这话当然非常夸张,可也算是表达了网友的惊叹。

  宋清宁有极漂亮的一双眼睛,还不若程思琪那般让人惊艳,她年龄小,眸光便显得非常清澈天真,睁着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你,会让你忍不住将全世界都捧到这小人儿眼前去。

  邵长安也没多大,虽说比一般孩子自律早熟,却到底幼小良善。

  被盯着,想到自己上车以后的抑郁和冷淡,就觉得羞愧了,正想说话逗她,便听到前面自己爸爸一句,“依依你看看小丫头怎么的,呆呆的。”

  “宁宁?”许依依轻声唤了一句。

  歪头看见小丫头眼巴巴对着自己儿子流口水,又觉得非常好笑,忍着笑拿了纸巾帮她擦了下,声音柔柔道:“宁宁要睡觉吗?阿姨抱着你睡一会?”

  她比程思琪大好几岁,小清宁一开始唤她伯母,可许依依只觉得这称呼将她唤老了,非得让小丫头叫阿姨。

  开车的邵正泽忍不住笑了一声。

  小清宁头也不回,声音可怜巴巴道:“不睡觉,要和哥哥玩哦。”

  她声音原本就软,一出生就被宠惯了,平时好好说话都像在朝着爸爸哥哥们撒娇,奶声奶气的,非常惹人疼。

  这话一出来,开车的邵正泽又看了后视镜一眼,没好气道:“长安。”

  “爸爸。”邵长安和妹妹邵长乐一样,从小自律自立,非常让人省心,听到自己爸爸含着嗔怪这一声,原本柔软得一塌糊涂的一颗心又突然冷静了。

  这感觉对一个孩子来说非常微妙,尤其还是一个有了自我意识之后,就非常有主意有主见的一个孩子。

  他原本不怎么喜欢和比他小的孩子玩,就和许多五六岁左右的孩子差不多,他更喜欢和大他几岁的男生,或者说言行举止都非常得体优雅的成年人接触。

  感觉起来,自己好像并非一个孩子,能得到一种奇异的自我认同感。

  也有因此,从第一眼看到宋清宁,他完全没有“呀,这个妹妹好萌好可爱”、“啊,好想抱抱她亲亲她”这样类似于宋家三兄弟的感觉。

  他当时对那个宝贝里的小软团子没什么感觉。

  就算有,也该是类似于“好小”、“她比妹妹和长宁还小”、“连话也不会说”、“不会走路,还流口水”这样非常直观中立的感觉。

  他从来没有将宋清宁规划入“想和她一起玩”的圈子。

  他们两人最初的第一面,小丫头在妈妈怀里看见比她三个哥哥大一些的俊俏正太,咧嘴笑着往他怀里扑,给了他全部的善意,而邵长安只是淡漠平静地抬眸看过去,而后又平静地移开了视线。

  对宋清宁莫名其妙喜欢他这件事,他意识到以后非常苦恼。

  宋家的小公主喜欢他。

  意味着宋家那一模一样,看着就让人晕乎的三胞胎非常敌视戒备他,虽说只是小孩子的戒备捉弄,那也非常让人不满。

  意味着宋家那个超级女儿控的爸爸不时将审视的目光投注在他身上。

  意味着宋家所有佣人的视线随时黏在他身上,时刻关心着小小的丫头,怕她磕着蹦着。

  甚至——

  意味着自己那个超级女孩控的太爷爷提到她就眉开眼笑。

  意味着自己的爸爸妈妈提到她就会哭笑不得地感叹一声“那丫头可喜欢和长安玩了。”

  意味着幼儿园直到小学里,有宋家三兄弟的地方,话题永远是“我妹妹可好玩了”、“我妹妹最可爱了”、“你都不知道我妹妹她……”

  好奇怪——

  邵长安一直觉得,从宋清宁满月以后,自己总能无时无刻地接收到和她有关的信息。

  哪怕两个人见面的时间不多,她也无孔不入。

  很荣幸的,他从许多人口中,知道关于她一出生起许多事情。

  “你知道我妹妹小名叫什么吗?叫宝宝,嘻嘻,很可爱是不是?爸爸说她是我们全家人的宝宝,宋家每个人都以疼爱宝宝为己任。”宋佑安对幼儿园的小朋友如是说。

  宋予安的版本则是:“我们家清宁半岁就会喊爸爸妈妈了。还会喊哥哥呢?哈哈,她分不清我们三个哦,还咬着小拳头噗噗噗吐泡泡,好可爱呀!”

  到了宋佑予那里,“妹妹昨天长了一颗牙,她以后终于可以咬东西了,不用总是抱着奶瓶子喝奶了,小猪仔一样,哈哈。”

  至于他的妈妈,则是:“以后让清宁丫头给你当媳妇好不好?”

  他的爸爸,也是:“到了宋家陪着清宁玩。”

  程阿姨温柔又漂亮,也拉着他的手打趣过,“我们家宁宁可爱不可爱?以后嫁给长安好不好?长安清宁,清宁长安,这名字合起来还有个一世安宁的好寓意呢。”

  对邵长安来说,清宁这两个字,简直像魔咒。

  从小就跟着她。

  此刻——

  他又将宋清宁从小带给他的影响回忆了一遍,有点无奈地抬眸朝着近在咫尺的小丫头片子看过去。

  她无疑是漂亮可爱的。

  正是春天,穿着粉红色的小毛衣,下面配了一条柔软的白裤子,顶着蓬松柔软的小蘑菇头,看上去竟有点洋气摩登。

  总归,是他从小到大,见到过最漂亮的小丫头了。

  无论是现实生活中的,还是电视电影中的,甚至,他觉得那些卡通动漫里,精美逼真的画像都没有这丫头漂亮。

  漂亮的小女孩一般都非常傲气,像公主。

  他们班上好几个家世出挑的小女孩都是,又骄傲又自信,捧着巧克力到他面前,仰头甜笑道:“邵长安,和我一起玩吧。”

  他觉得别扭又无聊,从来不多看一眼。

  那些女孩笑起来像各种糖果,清脆,泛着甜意。

  可是没有一个人的笑容能比得过宋清宁这小丫头,他总会奶声奶气地喊,“邵哥哥陪我玩吧”、“我要和邵哥哥一起玩”……

  最开始的时候说话还不利索,好端端一个“邵”字,能被她念成“造”字,他忍耐地听了差不多半年,每一次都败给她。

  最近见面的这几次,没有人的时候,他会偷偷教她“不是造,是邵,邵哥哥,知道吗,邵!”

  不知怎么的,不知不觉中,他莫名其妙地妥协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