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56章 (完结)

作品:大地产商|作者:更俗|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5-10 13:26:01|下载:大地产商TXT下载
  全国各地都是高温,七月下旬的商都也跟蒸笼似的。

  接到张浩然的电话,陈立与郑文远从广城赶回商都,是为商都的一个汽车制造招商项目奔波。

  中原省的汽车产业在国内算不上发达,到这时候都还没有自己的轿车品牌。

  包括高家的丰元集团、洛城重工、中原重汽在内,省内在特种车辆、装载货车、大中型客车、微面等车型制造领域,拥有一定的地位,但就整体而言,中原省的汽车产业相当弱小。

  丰元集团的特种车生产虽然在国内排名前三,这个领域的市场非常狭窄。

  在高灿拿回丰元集团的控制权后,大商资本扩大对丰元的注资,除了之前的特种防弹车、警务用车外,主要也是依旧创元科技的支撑,往电动叉车、电动物流车、电动货车等新能源特种电动车等领域拓展业务。

  丰元集团零九年营业收入突破三十亿,相比较丰元集团以往的业绩有了一个相当出色的飞跃,但在重资本云集的汽车制造领域,就根本算不了什么。

  省属中原重汽、中原客车制造集团两家省属汽车制造龙头企业,情况不比丰元集团好出多少。

  中原客车制造集团生产的观奇大巴,在国内看似有些名气,但在客车生产制造领域的第一集团军还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在郑聪时代,省里就明确将汽车产业作为十大支柱产业列入全省经济中长期发展规划之中,在郑聪、罗荣民的推动下,有两家合资品牌将生产基地建到商都高新科技产业园区,也推动一批配套企业发展壮大。

  而零四年左右,在郑聪的要求下,中原客车集团在之前的皮卡组装线基础上,生产小型SUV,意图往乘用车方向发展,但产销量以及技术水平上不去,投产之后就没有过赢利,反而在一定程度上还拖累了主营业务。

  林翰修与罗荣民年后正式主政中原省,两人同样将推动汽车产业发展作为全省经济工作的一个重点在抓。

  中原客车的SUV生产线一直发展不起来,不管是省里还是中原客车自身,都要将这个包袱化解掉,从去年郑聪还在中原省工作时,就一直跟法国的一家乘用车品牌厂商谈合作,希望在这条生产线的基础上跟这家法国车企组建合资乘用车企业。

  郑聪去职,罗荣民主持全省经济工作,对相关工作也一直都很重视,这次的项目谈判他甚至还亲自赶到现场参观。

  也许是林翰修的多次批示以及罗荣民亲自出面推动谈判工作往下走,这家法国车企的谈判代表突然推翻之前长达一年的谈判成果,提出令省里完全接受不了的苛刻条件。

  对方的傲慢,也是叫罗荣民气着了,更焦急的是省内汽车产业发展一直都不能突破瓶颈,于是找到张浩然,想问大商资本及丰元集团有没有意向大举进入乘用车产业领域。

  丰元集团在特种车生产制造领域拥有一定的地位,但投资量跟乘用车领域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丰元集团无论是资金还是技术积累,还都没有办法踏入乘用车领域,特别是国内的自有乘用车品牌及合资品牌都相当成熟、强大的情况下,丰元集团绝不可能随意涉及一个到处都是巨人的领域。

  而大商资本目前管理的资产已经超过四百亿,但乘用车动辄百亿级别的单体项目投资,就算是考虑阶段,也是要直接知会到陈立那里。

  就算有资金,但没有足够的技术积累,没有成熟可靠的管理技术团队,陈立不可能让大商资本或丰元集团去主导这样的项目,但这是罗荣民所直接关切的事务,陈立也就没有在广城再作停留,拉着郑文远就直接赶回商都。

  回到商都的当天,下午陈立、郑文远先跟张浩然碰过面,了解到更具体的情况,晚上再陪同罗荣民一起参加宴请,去见对方代表。

  张浩然目前是大商资本的联合总裁,主要就负责跟进项目的引进跟投资,而省里为了争取一定的主导权,也将大商资本作为参投方引进这个谈判局里。

  不过,最初计划的,大商资本或丰元集团作为参投方,最多在新成立的乘用车合资企业时占5%左右的股份,跟此时主导整个项目,则是完全两个概念。

  “前后谈了差不多一年,谈好大商资本出资五亿占5%的股份,中原客车集团将原有的SUV整车生产线、观奇乘用车品牌以及十亿资金,占25%股份,法国胜腾集团以相关技术、管理团队及四十亿资金,占70%的股份,将合资厂的生产基地建于高新产业园区内,省里及商都市除了在工业用地转让、税收等方面给予大幅的补贴外,还将负责解决一百亿的低息贷款,”张浩然将相关情况跟陈立说道,“这次应该是最后一轮谈判,技术性细节问题都已经谈妥,就等着签约,罗省长前天从北京回来,特地赶到谈判会场给双方鼓劲,没想到昨天胜腾集团就推翻全部的谈判成果,不同意出资,而是要以技术及管理团队拿走70%的股份,由省里解决一百四十亿的低息贷款,在工业用地、税收等方面又提出一大堆的苛刻条件,不允许中方派出联合总裁,那就完全谈不下去了……”

  “谈不下去,叫他们滚蛋就是了,当真以为我们是韭菜啊,能让他们随便割的。”郑文远一直都知道这个项目,没想到突然出现这样的变局,也是气乐了。

  晚上即便参加有胜腾集团代表参加的宴会,陈立也不会高调去直接接触,只是从侧面观察一下对方,方便揣测到底是发生了怎样的变故,才令对方的态度突然发生这么大的转变。

  晚宴后陈立他们又到罗荣民家里喝茶。

  大商资本没有技术积累、没有成熟可靠的团队,肯定是没有资本去主导这么大的合资项目,但要是胜腾集团谈崩掉,再引进新的全资方时,大商资本可以增加投资力度,以扩大省里的谈判主导权。

  从罗荣民家里喝过茶,陈立又坐车到机场接到从浦江赶过来的郑冰洋,再一起回青泉。

  这次回来没有惊动任何人,倒也清静,陈立习惯晚睡晚起,捧着一台笔记本打开网页搜索胜腾集团的资料。

  胜腾集团是一家法国的上市车企,虽然在国内没有建合资厂,以进口车进入国内市场,销售也谈不上多好,但旗下两个乘用车品牌在欧洲还算是有着相当不错的口碑,只是中文资料相当有限,英文资料也不多,法文资料是多,但陈立通过翻译软件,看了半天都稀里糊涂没有摸清楚一个大概。

  “这个慈云翻译还是我投资的,我都不好意思说它烂,”陈立看到郑冰洋洗过澡走出来,痛苦不堪的说道,“明天就把这破公司的股份给卖掉,翻译一个法文资料,跟他娘鬼似的。”

  “看什么法文资料?我来帮你翻译啊。”郑冰洋穿着一件绸质的睡裙,肌肤雪白透亮,经过陈立几个月不懈的努力,胸饱满了许多,但长腿还是那么的纤直修长,从后面轻轻压到陈立的肩膀上,满怀的馨香,伸过头来看网页上的资料。

  陈立将郑冰洋拉到他怀里坐下,好奇的问道:“你会法文?”

  “咦,你对自己的未婚妻,是不是太不够了解了?”郑冰洋一脸嫌弃的横了陈立一眼,让陈立的手不要瞎摸,说道,“在英国留学时,无聊之余读过两年的法文课,有一阵子没用了,读得可能有些慢,你不要骚扰我。”

  “胜腾集团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突然有这样的态度转变,”陈立将这次乘用车合资项目的事情,说给郑冰洋知道,“大商资本跟新锐城都没有专门的法语翻译,无法及时跟进法国的财经媒体报道;说不定还要找人亲自到法国走一趟,调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知道陈立的意图,郑冰洋效率就快了,毕竟没有必要将搜索到的网站资料逐字逐句的翻译出来,只需要将她认为有用的资料归纳总结一下说给陈立知道就行。

  她很快就注意到一条关键的信息:“胜腾集团似乎被人捅出财务出问题了……”郑冰洋将一篇法文财经分析文章打开给陈立看,“胜腾集团到现在都没有从次贷金融危机中缓过劲来,零九年通过出让在意大利的两家投资工厂而保持盈利,但并没有获得多少充足的后备资金。而一零年上半年欧洲乘用车市场整体下滑,这注定胜腾集团的财务危机只会进一步恶化……近期启动在中国大陆的投资谈判,不过是挽救危机的一次努力。”

  陈立爬起来给郑文远打电话,将郑冰洋刚看到分析文章说给他听,说道:“这时候法国应该还是白天,你看能不能找到人去核实这条信息——胜腾集团有可能是财务恶化到已经完全推动不了合资项目实施了,才决定最后拼命的讹我们一下。要是情况真是如此,大商资本可以考虑直接投资胜腾集团,说不定还能拿到控股权……你赶紧起床给我干活。”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控股胜腾集团需要多少资金?大商资本名义上管理四百多亿的资金,但手里没几个现金啊,从哪里筹几十上百亿资金去?”郑文远在电话里嘀咕道。

  “欧美老牌制造企业还没有从次贷金融危机中缓过劲来,价格再高也有限——而只要法国佬能让出这个机会,钱还是能凑出来的。”陈立说道。

  陈立年前建仓南华置业,手里四十亿资金最后增涨到八十亿资金离场,之后陈立将其中的三十亿拿出来注入大商资本,与徐元洲、丁洋他们,再加上郑家幕后控制信托投资基金,追加对大商资本的注资,保持大商资本对万邦地产、南华置业各5%的财务投资。

  加上新锐城、新潮锐商业去年的分红,陈立手里又累积七十多亿的资金闲置在那里。

  “你到底有多少钱,那什么富豪榜上的数字都是真的,没有注水?”郑冰洋很快关心公司的事情,听陈立跟她哥通电话的语气,好像几十亿上百亿的现金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哥这段时间整天在周俪面前吹嘘,说这辈子要给大宝二宝都留下百亿资产……”

  “我到底有多少钱,还真没有认真算过,反正你哥他们几个,加起来都没有我有钱,这辈子超过我的可能性也不大,”陈立得意洋洋的笑着说道,“明后天,我们找机会跟胜腾集团的代表再接触一下,你可以冒充我的秘书,偷听他们私下用法语在聊些什么……”

  胜腾集团在国内没有建厂,但设有分销进口车的销售子公司,而即便是其代表总部过来谈判的代表,坐在会议桌前双方也都是用英语交流,即便配翻译也是中英文翻译。

  *************************

  市人民医院里有什么活动,陈桐、沈建萍起早就要赶去医院,陈立难得回来陪他爸妈,跟郑冰洋也起了一个大早,一起吃过早饭,八点钟不到,也没有等司机过来,就自己开车去了商都。

  现有青泉跟商都之间有三座跨江大桥,往来极其方便。

  新潮锐置业、上市公司新锐城、新潮锐商业的总部,还在中大观澜创业一园内,其他人的办公室重新进行装修过,也扩大了办公区,但陈立他在商都的办公室还保持着原有的风格,只是外面多隔出两间:一间是助理经理室,安排三个人专门帮助他协调商都的诸项事务,一间是专门的会客室,也用于收藏陈立在外面收罗来的一些古董玩件。

  郑冰洋还是第一次进陈立的办公室,非常的新奇,之前还嚷嚷着要回学校看一圈,这会儿也不着急了,好奇的打量起来。

  看到陈立的办公桌有放着一份方案,打开看竟然是要将中大观澜创业一园拆除重建的计划,郑冰洋讶异的说道:“这边拆除重建,是不是有些可惜了?”

  中大观澜创业一园,是原商都国棉厂的旧厂房,最初作为商业办公用地划入新潮锐置业,但考虑到当时雁鸣湖东岸才刚刚开发,新潮锐置业手里没有大规模投资建设商业办公物业的资金,而当时最主要还是配合锦澜花苑的销售,于是利用国棉厂的旧厂房直接改造成创业园的办公或营业用房对外出租。

  除了新潮锐置业、新锐城、新潮锐商业的总部设于此,郑文远着周媛打理的壹号公馆,也是目前商都最为隐密、奢华的私人会所。

  只是不管陈立怎么怀旧,这里已经有些不大适宜新潮锐诸部门办公了,而一批由大商资本投资的初创企业在商都也由二园跟四园接纳,这块地及地面上的建筑物,还属于新潮锐置业所在,以雁鸣湖东岸的热闹,这块地虽然只有一百亩,却价值二十亿。

  现在的格局,完全没有将这块地的价值发挥出来。

  刘同江他们就想着将中大观澜创业一园推倒,建造一座集商业、办公、酒店于一体、二十万平方米的商业综合体。

  “作为国棉厂五六十年代建的红砖厂房,也没有保留的必要,不过他们提出的方案被我否决掉了。除了观澜商业街沿街以及北面壹号公馆的建筑保留外,南片临街的部分,我想拿出建造一座中大自然科学成就展览馆,”陈立说道,“问题是我得自己先掏钱从公司将这块地买下来,让你哥骂得狗血淋头,说我太糟踏钱了——花十亿买地、掏一亿建展览馆,然后捐给中大,中大那边就觉得不如直接捐十一个亿给学校建立自然科学基金更好。要不,这事你帮我拿主意?”

  “我帮你拿什么主意啊?”郑冰洋撇着嘴问道。

  “我娶你回来是帮我花钱的,要不然我娶你回来干嘛啊?”陈立拍了一下郑冰洋的屁股,笑道。

  “陈立、陈立……”陈立正要将刘同江的方案书一骨脑塞给郑冰洋,就听到何婉在办公室带着小别相逢的喜悦在叫唤他。

  都没有等陈立给个暗示,何婉就兴冲冲的推开办公室的门,乍看到郑冰洋在陈立的办公室里,乌黑的眼珠子在陈立跟郑冰洋的脸上迟滞的转了一瞬,却硬生生的移开,傻愣愣的怔了半天,才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这个,我看到你的车,想着有件事找你,冰洋在这里啊,我,我先回办公室,等你空下来再说……”

  何婉慌慌张张的就跑了,陈立心虚的翻开一份文件,都不敢看郑冰洋的反应。

  “沈彤说了,除了唐晓外,你身边还有三只狐狸精形迹最可疑,何婉、李梦还有向秋凝,冯歆、高灿两个人啊,大大咧咧的,反倒跟你没有什么瓜葛——你说沈彤的直觉对不对?”郑冰洋走到陈立的身后,张开小嘴,咬住陈立的耳根子轻声的问。

  “你听沈彤胡……”陈立自然想矢口否认,但转身看到郑冰洋深邃而清纯的美眸,即便欲盖弥彰的谎话也说不出口。

  “何婉姐今天穿的衣服真漂亮,不知道是不是她人天生就长得勾人,我去问问她这身衣服在哪里买的……”郑冰洋旋即站起来,走出办公室找何婉去了……

  *************************

  发现问题出在哪里,事情就容易解决了。

  陈立拉着郑冰洋跟他们一起,与胜腾集团的谈判代表接触过两次,摸了一下对方的底,之后郑文远除了联系商务部及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协助核实信息外,徐元洲他们也认识专门投资欧美证券市场的投资机构,能搜集一些潜藏在水底的商业机密信息。

  多方面信息汇总过来,陈立便确认是胜腾集团一零年半年度财务状态恶化,才导致这次对乘用车合资项目的态度巨大转变。

  胜腾集团自身对中国大陆市场以及与中原客车集团的乘用车合资项目是抱以极大期待的,甚至计划出售旗下新能源业务以及汽车电子控制系统业务筹集资金,以保证对合资项目的注资,但欧洲拖延迄今都没能从次贷金融危机中彻底摆脱出来,胜腾集团的业务出售计划临时中断,以致合资项目到最后期限也完全看不到有成功的希望,于是就破罐子破摔,想着最后讹这边一把。

  大商资本提出对胜腾集团注资入股,对于陷入财务危机中的胜腾集团来说,无疑是救命的稻草,但问题是胜腾集团作为法国的上市企业,大商资本的资金要出国,参股或者控股法国的汽车制造上市企业,面临太多手续上的问题,有可能大半年都谈不下来。

  为了避免乘用车合资项目无限期拖延下去,陈立提出的折中方案就是胜腾集团以合资项目50%的股份为抵押,从陈立手里拆借四十亿的人民币借款,确保乘用车合资项目先顺利推进下来,然后再慢慢谈大商资本及陈立个人对胜腾集团的注资。

  总投资高达两百亿的观奇汽车制造基地最终确定在商都观澜产业小镇内落地,之后就是长达半年对胜腾集团的注资谈判。

  一直到一零年春节前夕,陈立联合郑家控股的裕泰投资,加上青泉关并中小煤矿所溢出大量的资金,最终在大商资本的框架下,成立一个总规模达三十亿美元的汽车产业投资基金(其中陈立个人占了三分之一),以十亿美元参与胜腾集团的定增,换取胜腾集团30%的股份,又同时出资十五亿美元,收购胜腾集团旗下的乘用车、新能源汽车子公司,实际上大商资本成为乘用车合资项目的真正控制人,后续主要是如何消化胜腾集团的汽车制造技术跟管理经验,以及跟胜腾集团其他的部门进行深度的合作。

  而剩下的资金,则用于收购一家汽车及控制系统、智能驾驶技术研发公司合并到合资企业里去,并增加对丰元集团、创元科技的注资,以提高这两家企业在特种新能源电动车辆以及储能动力电池等方面的研究跟生产,希望能在三到五年间,将商都市的汽车制造业产值从百亿级提升到千亿级……

  在这个期间,还发生一件意外事件,就是十二月底陈立、郑文远拉着周斌一起到法国,亲自跟胜腾集团的高层进行接触、谈判,赶上苗静那段时间休假想着到欧洲游玩一圈,便跟陈立、周斌、郑文远乘同一班飞机。

  飞机在抵达法国境内时,左侧两台发动机都撞上往南渡冬的灰雁而熄火,甚至有台发动机的尾部直接就要从机翼挂了下来,当时又偏偏赶到颠簸到极点的气流,将一飞机的人吓得够呛。

  下飞机后,大家都恢复正常,只是将这次遇险谈成一个谈资而已。

  苗静一个人踏上休闲的旅程,陈立、郑文远以及周斌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在胜腾集团谈判的代表入住酒店,但是在用过晚宴后,陈立准备喊上大家一起到酒店的行政酒廊继续喝酒时,周斌突然跑到他房间里,一本正经的说:“我们回去还要坐飞机,说不定遇到什么事真就挂了——我有十年没有睡苗静了,说起来还真是想,我想我在上飞机回国前,怎么也要再睡一下她!”

  说过这话,周斌就不管陈立、郑文远、赵阳他们,收拾行囊叫了一部车,就直接去追已经抵达法国另一座城市的苗静去了……

  *****************************

  (全书终……《大地产商》写到这里,已经可以说余味尽了,跟网易签约的字数也超过一些,还有个别伏笔怎么处理,我心里也是矛盾之极,不知道要怎么交待,最终决定留白。一本书完结,总归要说两句,但一年半时间里,同时更新两本书,真是累得够呛,胡子都熬白了好几根,目前完结其中一本,再想到另一本书也快完结了,我实在是很想快快乐乐的去睡一觉……)